神烦鱼子君

热爱柏拉图式爱情,不产肉,基本文清水攻受无差

私人lof 基本想产啥就产啥

轰出 ← 攻受可换cp不可拆

【MHA/轰出胜】狼、猎犬与羊的故事②

*这集小胜戏份大增,是以小胜的视角写的,所以胜出>轰出

*系列故事的第二部,然后肯定的OOC

*设定是小胜是狼,出久羊,轰总猎犬

能接受的话往下拉吧w

———————————————————————————————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

 

朦胧着双眼,不知是被鲜血还是泪水浸湿了一般,看不清任何东西

 

因失血过多带来的无力感伴随着睡意一点一点剥夺着我的意识

 

为什么会这样,混蛋

 

用这样最残酷的方式,玩弄我的自尊么

 

一匹狼被一只羊给救了

 

开始什么玩笑!我从来都不会输的呀!

 

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着蠕动着想要离开这个让我感到无比愤怒的地方,却怎样还是无能为力,在那柔软而又温暖的皮毛中沉沉地睡去

 

【不甘心】

 

只是我在昏迷之前在内心留下最后一句话语

 

明明不该这样的

 

我的父亲是狼群中的长老之一

 

而我是年轻的幼狼中最善于捕猎的那个

 

天生继承了父亲的强壮和灵动性的我

 

有成为狼王的资格

 

但是那一天突然传来的枪声打乱我的一切

 

被射伤的母亲和父亲,苟延残喘地拖着重伤的身子将我从那片混乱中救了下来

 

曾经的回忆和畅想似乎已经被熊熊烈焰所焚毁得消失殆尽

 

似乎又看到了那副场景

 

快速地穿梭在那片危险的森林里,站在那峭壁之巅,带着那能响彻这整片森林的声音嚎叫着

 

 慢慢地我张开了眼睛,除了从树叶中透出的那斑驳的阳光,看见了那最为讨厌的动物,有着红白色毛色的一只猎犬,眼神中的那股冷漠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东西。

 

“滚开!死猎犬”我对着那只猎犬嘶吼着,但是身上的伤痛不停地提醒着我,无法逃离这里的现实。

 

“那个,你没事么?”从那只猎犬背后出现了一只绵羊,胆怯地探出头来轻声地询问着

 

在一瞬间,有什么压抑已久的情感在那一瞬间迸发,我愤怒地向前攀爬着,即使身上带着伤痛又有何妨。

 

“你为什么要救我!”我咆哮着看着那个瑟瑟发抖地动物,明明以如此高傲的姿态走进我的世界,明明只是一个只无用的绵羊。

 

“你是在嘲笑我么!你说啊!”从喉咙深处传来的声音,撕心裂般向他询问着,带着那早已崩溃的内心,赌上了所有的骄傲。

 

“没有…”出久轻声地回答着,脑袋又向轰君的背后缩了缩“我只是觉得你那个时候需要我的救助而已”

 

那只绵羊带着坚定的眼神看着我,似乎带着那最为纯粹而又让人无法理解的东西。

 

“你说什么!”我嘶吼着想要扑过去,在一瞬间被那只臭猎犬撞飞在地上,身上的伤口似如被撕裂了一般疼痛得让我无法动弹。

 

“如果有这个精力就好好养身体,你在这样可就不是短时间能痊愈的问题”那个猎犬淡淡地说着,带着一副我最讨厌的趾高气昂的味道。

 

“那个我给你敷一下草药,你先别动”出久迈着小小的步伐,叼着草药走到我的身边,用嘴慢慢的嚼碎那些苦涩的药草,用小蹄子一点一点敷到我的身上。

 

“其实别看轰君这样,这些草药可是他帮你找的,草药什么的我可是一点也不懂”他轻笑着,似乎在诉说一些很好玩的东西。


可恶!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明明是一只绵羊,毫无能力到被人类当做食物的绵羊

 

我不懂

 

但是泪水却一点一点从眼眶落下

 

我嘶吼着

 

咆哮着

 

不安着

 

害怕着

 

但是却又安心着

 

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好想好想就这样睡去就好了

 

从此我的生活中出现了一只胆大包天的绵羊

 

偶尔会送我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自己身上的羊毛,一捆新鲜的青草,甚至还会有路边的小石子

 

我每次都会吓他,不希望他再来我这里

 

但是每当晚霞降临,在这空洞洞的洞穴里,都会想到那个蹦跳的身影

 

我这是怎么了

 

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了

 

——————————————————————————————

世间最可怕的事情是

你明明是一个主轰出坑的孩子,却被自己写的胜出喂了一口措不及防的糖

这篇写的我满脸笑容,虽然有点ooc啊【真的不常写小胜QWQ】

不知道大家喜欢这篇不_(:з)∠)_反正我已经尽我所有的能力去写小胜的心理了

下一篇估计就完结了,结局有点曲折不知道一章能不能写完_(:з)∠)_

反正之后的脑洞已经开好,不知道有多少孩子喜欢我的文

 


评论 ( 4 )
热度 ( 62 )

© 神烦鱼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