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烦鱼子君

热爱柏拉图式爱情,不产肉,基本文清水攻受无差

私人lof 基本想产啥就产啥

轰出 ← 攻受可换cp不可拆

【Detroit/警探组】l‘m not amachine

  *父子向

  *谷导剧本下汉康be的改写

  *文笔及其捉鸡,ooc预警

 

 

“汉克”

 

康纳站在圆桌旁,静静地望着面前那个男人,与第一次相见的时候一样,被酒精催眠的双眼中,失去了神色,那弯下的脊背,似乎要将他整个人拖向地面,但是他还是用着手肘,将身子浅浅地撑起,仿佛将要逝去。

 

“我在担心你”

 

康纳努力地向汉克表达自己的情绪,但是那昏暗的灯光下的男人,并没有做出什么回应,只是拿起酒杯,一口接着一口,毫无止境的吞咽,似如一场博弈。

 

暴风雪敲打着窗户,发出了吱嘎吱嘎的响声,拨乱了原有的思绪

 

终于汉克放下了酒杯,他抬眼望着眼前这个波澜不惊的家伙,希望从那用塑料做的双眼中,看出任何情绪,但是回答他的只是,nothing

 

“我本以为,你会是那个让我对操蛋的世界产生希望的人”

“但现实告诉,我错了”

“你只不过是一个只懂完成任务的,机器而已”

 

握紧酒杯的渐渐握紧,却又在几秒后放松手劲,那灰暗的双眼中,好似终于放下了什么般,熄灭了一切焰火,留下了无限的寂静

 

“汉克,我……”

“滚!”

“给我滚出这里!你这个改死的机器!”

 

玻璃杯在空中滑出一道美丽的弧度,摔落在康纳附近的地面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吓了身边这个仿生人一跳,他退后了几步,望着远处的男人,没有动弹

 

“你还不给我快滚!”

 

暴躁的叫喊声,刺激着眼前这个沉默的仿生人,他犹豫地看了一眼汉克,决定了什么般,转过了身,缓缓地迈着步子,向着门外那暴风雪而去,耳边呼啸的风声越来越接近,温控系统已经传来了黄色预警

 

但是他却并没有加快步伐,只是一步又一步缓慢地前行着

 

蓝色的信号灯被黄色覆盖,在昏暗的雪夜里不断地闪烁着

 

不知为何处理器中不断地回顾着刚刚汉克说的那番话

 

“你只不过是一个只懂完成任务的,机器而已!”

 

他站在那暴风雪中,感受到雪花融化在皮肤上的冷意,明明关闭了感官系统,为何还能那么真切地了解这份冰冷

 

“我真的只是一个机器么”

 

似乎有什么在这片大雪中破碎了,在耳中阵阵作响

 

黄色的信号灯在那一刻被红色侵蚀着,他猛地转过头,不顾一切地奔向屋内汉克所在的桌旁

 

那黝黑的枪管被人指在头上,旋转的转轮,弯曲的手指

 

别死

 

康纳左手撑着桌面,凌空跳起,在枪声快要脱出的那一刻,他用右手拍下汉克手上的手枪,那尖锐的子弹从脑后飞过,直直地钉入旁边的橱柜上,使得在电视旁休息的相扑惊地直叫

 

“混账,安卓!”

“你到底想做什么!”

 

康纳摔倒在他身上,那不轻的重量压得他难以动弹,只能用双眼狠狠地威胁着这个莫名其妙的仿生人

 

“我不是一个机器”

“汉克,我不是一个机器”

 

他直直地望着他,那塑料做的双眼中,第一次出现了他所希望的东西

 

不知为何汉克的脑里出现了cole的身影,当时他的双眼中也是这般,明亮

 

汉克张着嘴,颤抖着唇瓣,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那原本灰色的双眼中却包含着湿意

 

“汉克?你怎么了汉克?”

 

康纳不明地歪着头,望着身下这个像抽了风的男人,怀疑是否因为自己的过激行为导致这个身体出现了什么毛病

 

但是还没等他想清之时,扑面而来的是那贯穿全身的温暖,禁锢住他,无法动弹

 

“cole”

“欢迎回来”

 

汉克紧紧地拥抱着他,粗糙的大手抚摸过他的头发,在耳边呢喃着,那最为深情的问候。

 

康纳任命般闭着眼,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作者的话】

其实我觉得按谷导的剧情后面康纳后面有了觉醒的迹象并且成为变异仿生人,不该在汉克这里那么听话或者无情,我一直都觉得康纳不爱听汉克地话,在这里也不该直接离开,没救汉克的第一次,就无法再不救一次,自我理解,纯当乱讲


评论 ( 12 )
热度 ( 49 )

© 神烦鱼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