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烦鱼子君

热爱柏拉图式爱情,不产肉,基本文清水攻受无差

私人lof 基本想产啥就产啥

轰出 ← 攻受可换cp不可拆

【MHA/轰出】虫毒


*黑轰向
*养成系
*无rou!
*小胜会有出场但非猪脚
*自虐倾向 He
*OOC及其严重 自嗨向 注意避雷




已经好久没做梦了

昏暗的房间中,只有门缝中透进的光芒,证明着他活着在这个世界上的事实

这是他第一天从那个家脱离时的景象

寒气透过墙壁渗进他的身体,腐蚀着皮下的温暖,将他的身体拖进无尽的黑暗中,深不见底

真是熟悉的触感,似乎那一切又再次回归了他的生活

左眼的疼痛,耳边的咒骂,与那个女人永远不会回头的背影

仇恨与不安再一次遍布全身,一切似如失控了般令人不知所措,无法分清现实与梦境,混乱的大脑在不断地卡顿下,失去了思考能力

但就在此时,那扇紧缩的大门被人慢慢地推开了

屋内的黑暗被外边的光亮逐渐吞噬殆尽,他眯着眼,勉强地从光芒那头看见了一个男人

乱糟糟的绿色毛发下是那颇为温和的笑容,他弯下腰,透过那片黑暗中看着他的脸庞

“你愿意和我回家么?”

那双手,从光的那头,穿透了黑暗,来到了他的身边

难以置信

他颤抖着手,用指尖小心翼翼地触碰着他的掌心

那一瞬间的刺痛,似如小时候被虫蜇伤的触感,

轻微却难以忘怀

“轰同学,轰同学”

耳边轻声的呼唤打断了他的梦境,他眯着眼,转过身望去,那是曾经讲过话的女生,面熟但是不知她的名字

“别在睡了,现在已经放学了”

他默默地转过头望向班后的时钟,指针正指着4点10分,的确已经到了放学的时间

“谢谢”

他礼貌地向对方点了点头

“诶?没事没事都是同学应该的”
“那我就先走了88”

随着眼前的身影离开了视线,他慢慢地转过头,望向那已经泛黄的天际

他应该已经去了那里

不知为何他开始用拇指缓缓摩擦着自己的指尖,似乎又感受了,那轻微的刺痛感





绿谷有些心不在焉

因为这是他第一次要离家那么久,虽然那个孩子已经到了快成年的年龄,但这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离开他两天,不免有些担心

他能好好吃饭么?会好好照顾自己么?会不会又吃冷面吃到胃痛,或者因为天气多变而生病。

只不过刚出门2个小时候的绿谷,现在已经愁到头发都快掉了

“小久你怎么了?怎么感觉脸色不好”

茶子望着绿谷那快要皱起的脸,不免有些担心地提出了疑问。

“没什么,就是担心孩子”

“什么???你已经结婚了??”

绿谷脱口而出的话彻底吓倒了一车的人,大家都转过头一脸惊奇的望着这个男人,眼神中透露着期待八卦的神情

“没,没有,只是从朋友那里收留了一个孩子”

绿谷摸着自己的后脑勺,有些尴尬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哇,原来如此,吓死我了”
“这个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大概已经有5年”

“那个时候你不是才刚刚工作么?哪来的时间再照顾一个小孩?”

“时间啊,总会有的”
“而且他也很听话,反而帮了我很多”

他缓缓地诉说着,神情随着言语渐渐温和了起来,嘴角也不禁勾起了一丝微笑

大家看着他这样也明白了,他怕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孩子,看那一脸幸福的模样,真的令人心生羡慕

这使半车的单身狗们都产生了一丝结婚的欲望,可惜造化弄人就是没有什么良人降临。

“话说爆豪没来了么?我记得上次联系他的时候说过他会参加这次聚会的呀?”

“哦他呀,他说他工作的地方正好在我们旅馆附近,就直接自己去了”

这个名字让绿谷稍微楞一下,但是又在下一秒时控制住了神色

真的很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

自从大学毕业,他的身影就再也没有在自己的视眼中出现了,毕竟一个是被大企点名挑中的人才,而另一个只是勉强过线的普通大学生。

他明白从那个时候起,两人的世界就再也没有交点了。

但是不知为何还是很想见见他,似如有什么执念一直存在他的心中,难以去除

他叹了一口气,头靠着车窗,思绪万千

然而突然一通电话打破了他的平静,上面的电话熟悉到他不过脑子都能背给你听

瞬间一种不安的感觉浮上心头,他接通了电话,等待着电话那头的人给予他一些回复,然而等来的却是那安静到令人发慌的电流声,似如蚂蚁爬过他的脊背带来阵阵战栗感。

“焦冻?”
“你听得到么?”

他轻声呼唤了一声,终于电话那头的他有了些许反应

在那沉重地呼吸声过后 在耳边清晰地传出了一个字

“疼”

身体似乎有什么被击中一般,绿谷瞬间站起身,对司机呼喊到

“下车!我要下车!”
“你疯了么!现在在高速我们不可能下车!”

“我必须要下车”
他坚定地看着身后拦着他的茶子,眼中带着难以言喻的沉重

“如果现在不下车,他有可能会出事”
“不敢赌,我真的不敢赌”


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这里坐了多久

似乎从放学回家以后就一直在这里了,望着紧闭的门口,等待着那个人的出现

可是从天色泛红坐到了月亮升起

他还是没有回来

他明白他今天是不可能回来的

耳边好像又响起了几天前的话

他说他要去参加同学聚会去山上住几天

他说他有可能有两三天不能回来

他说让他好好照顾自己

他说他要去见那个照片上的男人

那是唯一个会让他有强烈情绪波动的男人

他每次都会看着那些泛黄的相片,然后讲着那所谓小时候的故事

而那些故事里总会有那个男人

不安伴随着黑暗悄然扎住于心,让他又再次想起很久以前的那一天,也是让如此令他害怕得身心颤抖着

他伸出手,透过月光,静静地注视着指尖,用拇指用力的摩擦着,试图再找回那令人眷恋的疼痛感

但是剩下的只有指肉揉搓产生的触感

不安

他走向茶几拿起桌上的酒瓶,沉默着将它扔在那花白的地面上,随着那清脆地声响,红色的酒水从碎片中缓缓流出,似如鲜血般在月光下如此的刺眼夺目。

他捡起一片碎片,在指尖滑开一道口子,从冰凉的玻璃中沁出滴滴鲜血,顺着指缝缓缓下落

这不是我所想要的

他用力将玻璃捅进红肉中,鲜血涌出的更多了,几乎将半个手掌染成了红色

但还是不对

为什么还不对

他不断地重复着原来的动作,泛红的瞳孔中找不到一丝的理智

他去哪儿了

他是不是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了

他是不是在对他笑呢

他是不是忘记我了

他是不是不回不来了

那不得满足的内心似乎染上了虫毒,饥渴得嚎叫着企图得到那近乎上瘾的痛楚

终于他发现了这样的玻璃片是无法满足他的

他所渴望的从一开始就只有一个东西

他步伐蹒跚地走向家里唯一的电话处,颤抖着双手,拨出了他唯一背出的号码

在那短暂的沉默后,他终于听到了他所想要的东西

“焦冻?”
“你听得到么?”

熟悉的话语似如甘泉抚平了心中躁动不安的毒瘾,双手的痛处在那一瞬间冲上身体

颤抖地唇瓣只能吐出这一个字眼

“疼”

只要这个字就够了

电话内嘈杂的声音似乎都模糊得听不清了,他只能瘫倒在墙边,不断地喘着气着

他会回来么?

他不清楚

但是他愿意赌

哪怕需要献出所有

而没过多久

他发现他赌对了

他回来了

带着那令人沉迷的味道来到他的身边

“怎么回事!手怎么变成这样了!”
“不小心摔碎酒瓶扎了 ”

“手扎怎么可能扎成这样!”
“一不小心……”

还没等他说我他抱住了他的身体

那熟悉的气味瞬间包裹全身,伴随着那温暖的体温,舒适地令他犯困起来

“以后别干这种傻事了”

“别走”
“以后不会走了”

“别走”
“好”

“别走”
他不断地的在他的耳边诉说着这样两个字,似如执念一般令他无法释怀

而绿谷也耐心地一遍一遍得回复他,似乎永远不会停下

你永远只会是我的

只要你永远待在我的身边

你就只能是我的

带血的指尖触碰着他柔软的毛发

享受那似如虫咬般的刺痛感




【作者的话】
真的许久不更 本来打算这片放小号的因为太ooc了不敢放大号但是因为太久没更了还是放了大号
黑轰真的是世界的美好

评论 ( 7 )
热度 ( 132 )

© 神烦鱼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