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烦鱼子君

热爱柏拉图式爱情,不产肉,基本文清水攻受无差

私人lof 基本想产啥就产啥

轰出 ← 攻受可换cp不可拆

【MHA/胜出】 令人厌恶的你

*官方迷彩设,特种兵设

*某个长篇的序章,然而我已经开不动长篇了_(:з)∠)_

*内含ooc!!【轻微温柔咔】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就话就往下看吧w

 

 

 

这已经是一个没有多少人知晓的故事了。

 

他微靠在窗沿上,用那血红色的瞳孔凝望着外边的世界,似乎想从这片寂静的地方找寻着什么,但是回应他的却只有那恼人的蝉在耳边嗡嗡作响的声音。

 

在这夏日的夜里,这个男人忍不住得越发烦躁起来。

 

他用手盖住自己的双眼,试图将自己从这份心情中脱离出来,但却不曾想到只是这短暂的黑暗,就令自己不禁回忆起那过于年久的事情。

 

那是他刚入军营的时候,发生的故事。

 

当时的营中,存在着一个过于神秘的男人。

 

明明体质差到连20公里的拉练都跑不完全程的地步,却被上层选中进入了这个特种旅队,似如上天开的玩笑一般让人难以接受。

 

所以年轻气盛的人们开始不断地嘲笑着这个无用的家伙,似如一种游戏般,在整个连队里不断地流传了起来,在那刺耳的笑声中,那个男人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神色,似如被隐藏于阴影之下,早已不明白真正的模样。

 

然而谁也没想到这样的男人,会在之后的一次掩护行动中救了他的性命。

 

他还记得在那废屋之下,被逼上绝路的男人,半跪在泥泞的草地上,不甘地望着眼前漆黑的枪管,那熟悉的火药味不停地刺激着他的感官,在这被雨声吞没的世界里,这个男人明白了自己即将降临的死期。

 

但是他并不后悔,因为教授已经被他安顿好了,那群家伙应该很快就会发现他了,这趟任务到此也算画下完美的句号。

 

他该做的,都已经做完了

 

在那瓢泼大雨中,他微扬起嘴角,在即将到来的命运前,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然而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子弹,却在那一瞬之间穿透着眼前的身躯,鲜血从太阳穴喷涌而出,混合着雨水向四处蔓延着,真是不可思议的光景。他震惊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脑中不断地思索着造成这一切的可能性。

 

而所有的一切都只能向一个目标,他不禁开始颤抖着身体,缓缓地转过头去,在那片树丛旁望见了一张过于熟悉的脸庞。

 

真的是他

 

那个被他嘲笑的男人

 

僵硬的嘴角还保持着原来的模样,但是眼神中早有没有之前的意气风发,他第一次明白,所谓地绝望是什么意思。

 

胸口似如裂开了一个口子,鲜血流淌着,再也无法缝合起来。

 

他缓缓地扶起身子,手臂上的伤口早就被雨水冲刷得泛白起来,迷彩服也早已被泥土与鲜血沾染的丑陋不堪,但是他还是蹒跚地向这个男人的方向前进着,执着地似乎忘记了一切。

 

“小…..小胜”

 

眼前的男人似乎被他这个模样吓到了一般,就这样坐在原地望着他的身影,这或许是爆豪第一次那么认真地望着他的模样,绿色的卷发,脸颊两侧的雀斑,还有那双清澈的墨绿瞳孔。

 

如此特殊得让人铭记于心

 

“你到底想做什么!”

 

爆豪咆哮着对着眼前的男人诉说着,颤抖地双手用力拽住他的领口,似乎想从这个人口中得出被隐藏的所有,然而这个男人却第一次未曾逃避他的目光,冷静了下来,认真地回应地回应着自己的双眼,在那个时候他望见的是那从未见过的光景,奇妙地让人心生颤抖。

 

“我想救你”

 

握紧领口的手慢慢地放松,缓缓地落在身旁

 

这就是你心中最原始的回应么

 

真是烦人透顶

 

早已透支的身体终于这样直挺挺地瘫倒在这片大雨中,他明白,他已经无法再从这个男人这里问出更多东西了。

 

真是一个笨蛋

 

这是这个男人昏迷之后的最后一个想法,从那个时候,他的世界就被裂开了一个口子,从那破碎的缝隙中透出了绿色的光晕,令人厌恶着,却不受控制地倾注进内心。

 

对于当时的队友来说,谁也没想到那个时候的爆豪还能活着回来,更没想到是与这个男人一起回来的,他们互相搀扶着,一步一步向军营的地方前行着,夕阳的光辉透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了淡淡的身影,“真是令人震撼的景色”,这是当时见到这幅场景的军人都不禁会提起的话语。

 

从那以后,爆豪再也没有嘲笑过这个男人了,却也未曾正眼相看过他的身影,似如从没相知过般冷漠而又陌生。

 

只不过偶尔在早起的时候,他会站在寝室外的走廊上,透过窗口凝视着这个男人训练的模样,大汗淋漓却依旧坚定地望向前方,从未回头过。

 

不知为何他就这样站在那里,一站就是30分钟,似如一种无法抗拒的魔咒,使他的视线再也无法从这个身影上脱离。

 

之后在与他之间还发生过很多的事情,大部分都记不太清了,但是唯一记得是那场虞山8级地震灾害事件,谁也没想到余震会来的迅速与猛烈,所有士兵都被要求战士撤离灾害现场,只有那个人坚持地说到要留在这里,因为如果现在放手,他们正在救助的孩子将会有有可能陷入更加严峻的危机,所有人都劝说着他,只要撤离几分钟就行,不然他自己也有被危楼压倒的可能性,但是他不听,就这样坚韧地站在那里,没有任何能回绝得余地,之后还有人找过爆豪,想让他劝劝这个固执的人,但是爆豪只是沉默了两秒后便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主动了走向了他的位置,接过他手中的绳子

 

“我给你10分钟的时间”

“如果你没做到,你就可以把命留在这里了”

 

他呆滞了一秒,然后带着无比激动地神色,向崩塌建筑的深处伸出手,探寻着这个女孩所在的位置,并且就在那余震即将发生的几秒前,将这个女孩从那片废墟中抱出,一切发生得如此得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但是他们的确做到了,并且默契到令人发指。

 

而就因为这次事件,这两人被上头发现了有共同任务的潜能和资质,然后被赋予了一项过于严峻的任务,而在他抵达那片陌生的大陆时,从没想过会在那里丢失那最为重要的东西。

 

“小胜你等等我,我马上就来”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句话,却成为永远无法实现的骗局。

 

“果然,你还是没有回来”

 

四年后的爆豪依旧在原来的窗口等待着那个失踪的男人能在再次出现在那条跑道上,来遵守那场已经失约多年的承诺。

 

因为他越发明白他失去的是对他来说

 

最重要的东西

 

 

 

【绿谷出久,第8集团特种旅队10号,2016年因“猎鹰”救援行动逝世】

 

【享年24岁】

 

 

【作者的话】

结局的节奏又被我搞的乱七八糟

但是我至少还是写了一篇迷彩paro!!!

为迷彩paro打call


评论 ( 8 )
热度 ( 61 )
  1. 墨水神烦鱼子君 转载了此文字

© 神烦鱼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