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烦鱼子君

热爱柏拉图式爱情,不产肉,基本文清水攻受无差

私人lof 基本想产啥就产啥

轰出 ← 攻受可换cp不可拆

【MHA/胜出】Game

#群里点梗文,手动 @星星点灯 

#原本发了第一章,后来全删了一遍改剧情

#里面有女体情节但是很短暂

#最后是he, 有点小烂尾?

#内含ooc!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就往下看吧

 

 

平安夜的钟声在0点时分准时响起。

 

悠扬的音调在那暖色的城镇中回荡着,人们坐在家中的炉火旁,放下一切的负担,享受着属于圣诞的美好。

 

而此时的窗外雪缓缓地落着,带着不明的晶蓝色光芒,消逝于地平面上。

 

人们带着欣喜的神情,享受着世界给予他们的赠礼,而他们却不知,这片大雪便是世界赋予他们最后的东西。

 

2019年1月23号  N市第一大道上出现了多起蓄意杀人案件,死者肉体都呈现溃烂,表面有明显的刮痕,死相诡异,看似一人所为,政府正在努力调查中。

 

2019年2月3号  F城出现了当街咬人事件,轻伤3人重伤1人,据费城的警官所称,此人因常年吸毒导致精神混乱,才引起这次悲剧,望广大市民不用恐慌。

 

2019年3月一种特殊传染病被发现,各大城市的伤亡人数正在不断上升,各单位都纷纷停业,等待着灾难的消退。

 

2019年4月重病中的病人开始产生了嗜血的症状,并且精神失常,已攻击了多数医护人员,对社会造成了严重影响。

 

2019年4月末  费城出现了病人大批量脱逃现象,已经咬伤近千人,其人数正随着每秒3人的速度不断地上升

 

2019年5月  F国沦陷

 

2019年6月 M国沦陷

 

2019年8月 A国  D国沦陷

 

2019年9月 C国Z国 S国沦陷

 

2019年10月人类灭绝

 

谁也没想过只是短短一年,人类就在这自然灾害中接近消失,那片荒芜的土地上,只剩下那残破的建筑证明了曾经被人类统治的历史。而原本被压在生物链低端的生物,却在这场异变中,渐渐地进化出了人类特性,拥有了聪慧大脑的他们,开始渐渐成为了这个世界新的主宰。

 

这便是异世纪的起源。

 

 

 

 

今天的图书馆格外的热闹。

 

簇拥的人群将门口围了个里三圈外三圈,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的样子。

 

“里面发生了什么了,怎么堵成这样”

 

“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据别人说,里面有只小丑鱼开始自然变性了”

 

“那真的是百年难遇的事件啊!自从异世纪开始,就很少有海族会保留自己的始祖特性,这还是我出生以来,第一次听到有活的人鱼开始变性”

 

“本来小丑鱼族的始祖特性也消失了,但是不是最近病毒又扩张了么,让族里的雌性越来越少了,到了这一代据说一个雌性都没了,所以就培养了一个雄性,就为了让他能继承小丑鱼的始祖特性,能成功自然变性成功”

 

“话说小丑鱼的特性也是惨啊,族里最弱的雄性人鱼将会变性成雌性,成为全族的交配工具,残酷得让人寒心”

 

“是啊,完全无法想象几千年以前,曾经的鱼类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

 

这样的嘈杂声不断地在绿谷耳边徘徊着,但是他却无力再去回应什么,眼神飘忽着,伴随着全身的酸痛感,意识将要在下一秒消失殆尽。

 

本来他是不会被发现的

 

当他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发僵硬时,他就明白,那场噩梦即将开始了。

 

刚刚还坐在书架旁的他,此时却因肌肉酸痛而无法站直身子,但是他还是咬着唇,用尽全身力气去维持自己正常的状况,一步一步向着图书馆的大门游去去。

 

身体因为过于逞强的行为开始微微颤抖着,但是绿谷明白如果现在倒下了,就意味着一切的努力都在那一刻支离破碎

 

他只有一条路可以走,所以绝对不能倒在这里。

 

然而就在他摇晃这样鱼尾,准备跨出图书馆大门之时,一个身影狠狠地撞在他的身上,那一瞬间,身上所有的细胞开始剧烈的碰撞着,原本硬撑着的身体,在那一瞬间的呆滞中,变得再也无法控制起来。

 

而在视线的尽头,站立的却是一个让自己无法忘却的身影

 

 “小胜,果然是你”

 

绿谷微眯着双眼,努力地颤动着自己惨白的嘴唇,吐出在昏迷前最后的话语。

 

而爆豪却只是淡淡地盯着这个不断抽搐的身影,未做任何言语,那双血色的瞳孔中,从未出现过的复杂神情。

 

“废久,果然是你”

 

那似如轻喃的话语,伴随着他身影,渐渐地被人潮逐渐吞没着,找不到任何踪迹。

 

 

 

那是绿谷出久被抓回族群的第4天

 

然而即使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大家对于这个话题的热度还未降低几分

 

因为前段时间流传出了某些言论,让大家知道这个最弱的人鱼是从族群逃出来的,原本他是没有上学的资格,按照族群里的规矩,他应该开始操办起作为雌性的一切事情,学习如何交配和雌性的生活举止等。但是他却在半个月之前趁着从族里举办庆典的时间逃跑了,没想到还逃到了整个海域最为顶尖的学校里,谁都没想到这样的一个雄性能成功考上这个天才的聚集地。

 

真是一件过于神奇的事情!导致大家都喜欢把他当做茶前饭后的笑话来讲,十分津津乐道。

 

而此时在学院的一角,准备着考试爆豪又碰见了那群喜欢闲话男生们,他淡淡地望着那群垃圾,打算很自然地从经过他们身边之时,一个刺耳的名字让他停下了步伐。

 

“你们知道么小丑鱼族开了一个竞技场,说是赢的人能得到与绿谷出久交配的机会,而且据说自然变性的人鱼,比一般的雌性更加美丽啊,和这样的人鱼交配岂不是一件美事”

 

“好想是有这样的传言,这样说的话我也参加了呢,说不定就一举成功了!”

 

“是么”

 

一个陌生的声音让这两个浮想翩翩的男人瞬间清醒起来,在慌张的转头后,望见的是一张凶恶的脸庞,带着让人颤抖的气势,直面压向这两个男人,吓得他们不敢动弹一步。

 

爆豪一拳打在他们身旁的墙壁上,在那瞬间的爆炸的声响直接吓得两人开始发抖起来,那红色瞳孔狠狠地盯着他们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着

 

“记住,那场比赛的冠军只有我一人而已”

“所以绿谷出久”

“只是我一人的奖励品”

 

然而此刻在另一边的牢房之下,沉重的锁链封锁住了绿谷的四肢,那无法动弹的身躯向他告知这,早已无法在逃离这份命运的事实,而在与绝望编制而成的黑暗中,那双被长发所遮掩的眼,却依旧如此清澈地望着窗外的世界。

 

这个男人似乎早就做出了什么觉悟

 

 

 

闷沉的号角声在空中不断地回荡着,用最为庄严的仪式迎接着这一场比武的到来。

 

在那过于紧张的气氛中,爆豪却毫无动摇般,向远处的高塔的眺望着,血红的双眼中,充实着执着之意。

 

他紧紧地握住双拳,吸了一口气,将全身的肌肉都松弛下来,摇晃着手臂,一遍做着热身运动一遍摇摆着鱼尾,走上了那命运的战场。

 

并且毫无意外的做到了压倒性的胜利。谁也没想到这场战斗会结束的如此快,几乎是碾压的实力将所有的挑战者都摔至战场外,用那似如恶魔般的笑容,使人再也无人拥有敢挑战他的勇气。

 

他站在擂台中央,望着周围默不作声的长老们,眼神中带着不耐烦之意

 

“是时候该送上奖励品了吧”

 

长老们面面相觑着讨论着什么,最终还是抬起了手,下达了放出绿谷出久的命令。

 

随着那扇铁门从远处高楼上方缓缓打开之时,爆豪所望见的是令他难忘的情景。

 

那似如波浪般的绿色长发被贝壳铸成的簪子挽起,阳光的碎片沾染在他的纱衣上,随着海浪肆意飘荡,那诱人的红唇,微微翘起,带着那熟悉的笑容,望着楼底下的男人。

 

年幼的久,青年的久,长大的久,那个久都没有这个久让他心动得难以停止呼吸。

 

那个身影终于要停留在自己的身边,成为他一直所希望的那副模样了么?。

 

墨绿色的鱼鳞在水波中摇曳着,绿谷缓缓地从那高楼上方顺着藤蔓滑梯,向他游来,只差一步之遥,这个身影就能投入他的怀抱。

 

而绿谷却在那一刻停下了步伐,墨绿色的瞳孔静静地望着那个有些呆滞的男人,微张着嘴唇,在他的面前诉说着,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话语。

 

“小胜,对不起”

 

在一瞬间,他抽下头上的发簪,绿色的长发从水波中渐渐散开,在阳光的照射下,显现出最为这个男人最为原始的美,爆豪伸出手试图抓住这个身影,然而却在下一秒,发簪被他握在掌心,狠狠地穿透过胸膛,随着鲜血的崩出,大脑传来一阵的轰鸣声,似乎从那一刻,爆豪就明白。

 

他输了,这场可笑GAME。

 

世界在一瞬间化为黑幕,意识随着那片海底渐渐回归身体,随着箱体盖的掀起,他眯着眼,有些不太适应着突入既然的光线,但是随着脑中意识的回归,他猛地起身,在身边的箱体盖上不断地敲击着什么。终于随着那滴的一声,在营养液沉睡的男人,终于睁开了双眼,在苍白的唇上残留着刚刚吐出的鲜血。

 

“在虚拟世界里自杀,可是对精神有很大损伤的!”

“你tm是不要命了么!”

 

爆豪一下子从箱体中拽出了绿谷,脸上带着无法控制的愤怒神情,向着这个疯狂的男人低吼着。

 

 “没办法,如果不这样解决的,我就必输无疑”

“而且不用担心,光脑在那瞬间就断掉了我的神经路线,只是这样极端的退出方式,身体还是有些承受不住”

“所以小胜,这一次你可以带我一起上战场了,对吧”

 

绿谷认真地望着爆豪的眼睛,期待着从这个男人的嘴中得到自己最想听到的话语。

 

“随便你好了”

“真的么!不是骗人的么!”

 

绿谷用双手捂住嘴巴,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这个男人平静的脸庞,他明白这一次小胜并没有说谎,他真的同意了。

 

那一刻泪水徘徊在眼角,明明只是短短的几句话却让他止不住的向哭泣着。

 

他期待已久的,被认可的话语

 

终于降临了么?

 

“废久,你哭个什么劲”

 

爆豪一脸嫌弃地身下这个男人的哭样,然后一把抱起他,在绿谷还没反应过来时,将他带离实验室。

 

“小胜你这是要干嘛?”

 

绿谷慌张地靠在爆豪胸口上,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消火”

 

爆豪淡淡地诉说出这两个字,在久一脸蒙蔽的时候,带他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后面的事大家可以自行想象了2333333

 

 

 

【作者的话】

狗屎点梗文终于完结了,本来不打算写成这样的,但是不出意外地又崩剧情了

所以大家见谅吧【望天】

 

 

 


评论 ( 7 )
热度 ( 49 )

© 神烦鱼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