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烦鱼子君

热爱柏拉图式爱情,不产肉,基本文清水攻受无差

私人lof 基本想产啥就产啥

轰出 ← 攻受可换cp不可拆

【MHA/轰出】云深之处

*就是一个小神话 大家随性看看就行



在那偏远的无名小镇中有这样一条传说
村落背靠的大山中住着一个万古山神
如果百年间不献祭一个灵魂作为祭品
村落就会遭受灭顶之灾

而这百年岁月匆匆流逝,又到了选出祭品的时刻
长老们坐在一起交头接耳着,试图从那近千人口中选出那个最适宜的人选

她是村口屠夫家的大女儿 相貌丑陋 ,30未嫁 其父母已经不想赡养这个混饭吃的败家子,正好献祭将至,把此女供出,也算了了一桩心事。

她听说此事,赶忙跪在村长家中,恳求他放她一码,鲜血染红她的双膝,她低着头,不敢看所有人的眼睛,只能不断地念叨着求情的话语,一遍又一遍,似乎没了止境

村长看着此女的行径,嘴里只有一声又一声的叹息

村里决定好的献祭人选,怎么能说换就换呢,就算他许诺了,其他人会同意么

真的是除了你,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他狠下心,决定站起身下命令 ,让村里的汉子把她拖到村口仓库,关几天冷静冷静

就在这时,一个男子站了出来,说是愿意顶替她的名额,为村里献祭

而这个人的名字 便为绿谷出久

也是村里长老团之一 轰焦冻的爱人

大家看向焦冻的方向,似乎想了解他的意见,但是出乎意料的事,对于此事,他并没有持任何反对意见

那清冷的瞳孔中依旧看不出任何波动,似乎这只不过他生命中毫不相关的一件事而已

所以大家也不好说什么,就这样决定了下来

由绿谷出久担任这届的献祭品



那是一个难得的云雾天气,白色长袍披身,用纱布遮住面孔,大家抬着坐着祭品的轿子,往万福峰而行。

雾气染湿衣物,营造出那粘腻而又沉重的触感,但是他们必须忍着,如果在出行途中有一点声响,会遭受山神惩罚,流年不顺。

因此这只百人的队伍,安静得似如鬼神,在山中穿梭,白色的衣物飘荡身旁,无人知晓其中是人是鬼,只是在不停地走着,向着那云雾深处,没有尽头

终于他们达到了山顶,入眼便是那四根用香木制成的图腾桩子,牢牢地卡在山顶岩石之中,上面挂满了祈愿布条,随着崖顶的狂风,吹得在空中飞舞,其形状好似一只即将扑身而去的白鸟

他们将轿子放下,排成两队,缓缓走向图腾桩子,并在旁站定,唱起了一首无名的歌曲

古老而又深远的音调,似乎在歌颂这片美丽的土地,赐予他们生存的权利,所以他们也要给予

那最为宝贵而又纯净的生命

轿帘被缓缓拉开,走出的是那身着白衣飘飘的男子,艳丽的鹿角面具被带在头上,各式花瓣装点其中,似如那春日中最美的那抹景色

他随着歌声,一步一步,走向崖边

直至无法踏出步伐,面前就是那万丈深渊

他突然停止了步伐,抬起头望着天,似乎在回想着什么,面具下的脸庞,漏出那抹笑意

随后就干脆地踏出一步,狂风呼啸着,那道身影彻底坠入谷底,而此时也到了歌曲的最后一调

是那高昂而又凄凉的送别曲

山谷间,百鸟腾飞,余音环绕,其中似乎隐藏着那淡淡哭音

此后在村落里的狂欢夜中,轰焦冻并未出席

并在隔日,辞掉了自己作为长老的职务,做起了村口普普通通的小医师

但是这个小医师并未做久,他的人就消失在这茫茫的大山之中,无人知晓他去了哪儿,是否还活着

或许只有他知道,在某日,也是一个云雾天气,他为了采药爬上山边,却隐隐约约看到那雾气之中,那一个个白色的身影,似人似鬼,真假难分,他似乎明了什么,扔掉了自己的药篓,跑向那云雾之中,没了踪影。



【作者的话】
本来是想写个小长篇最后写着写着反而完结了,虽然知道还有所不足但是我真的觉得很美,美到我很满足



评论 ( 2 )
热度 ( 46 )

© 神烦鱼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