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烦鱼子君

热爱柏拉图式爱情,不产肉,基本文清水攻受无差

私人lof 基本想产啥就产啥

轰出 ← 攻受可换cp不可拆

【MHA/轰出胜】有你

*电竞题材
*主轰出,副胜出,前任先任关系
*不明显的爱情关系
*随意的战队名 如果重了请别介意
*会有一定不对lol赛况的地方请谅解
*会有ooc 请注意避雷








18岁那年

绿谷入了雄英



当时刚从青训出来的他,青涩地似如一个孩子

不熟悉大赛的氛围,常常因为紧张出现失误

甚至被粉丝喷得抬不起头来

而那个时候带着他的是爆豪

虽然他老是凶他,并且用废久称呼他

但是他还是把他的所知所学都告诉了这个男人

在那火红的双眼中,绿谷看不出他的情绪

但是在那个时候他明白,他想变强,强到能够站在他的身旁

所以他每日每夜的rank,从未停止过复盘研究

即使手已经练到必须得带着手套出门的地步

但是他还是从未停止过前行的步伐

终于他成功了

在ljl的四强赛上,他一站成名

用自己的大局观和细微操作在那波完美开团中,稳固了自己首发的位置

随着这一次比赛,雄英的下路组也彻底打出名号

这本是应该开心的一件事,却因为决赛中输给PG而蒙上了阴影

绿谷本以为这只是一场小小的失利,却没想到彻底影响了整个队伍

从此以后他们再也没有打赢过pg

不管是常规赛还是四强赛甚至之后的s赛季,一次也没有

残忍得让人喘不过气

压抑的氛围笼罩着整个训练室,大家低着头,沉默不语,甚至在直播时少有的出现了冷漠的神情

他们不知道如何去打破这个魔咒,似如一张无形的大手将所有人都罩了进去,缓缓地将他们拖进深渊

之后他们的状态越来差,甚至对战一些普通的小战队都开始变得吃力起来

到最后,这样的情况导致了无法挽回的结果

雄英以16强无缘s赛季

他还记得那天休息室里的情形,从来不哭的爆豪在那一天坐在角落里,死死地拽着着自己的头发,皱起的脸庞上滑落了一滴又一滴的泪水

心口开始难以忍受得阵痛着,绿谷抓着自己胸口的衣服,听着耳边传来了外边胜利者的欢呼声

那份懊悔就这样永远地烙刻在了心里

无法丢弃






爆豪告诉了他们离队的消息

众人没有说话,似乎从没听过这个消息般,转过头继续开始了自己的训练

但是他们明白

这个男人终究还是走了

在那夜里,绿谷忍不住地问了他离开的原因

爆豪沉默了,在夜晚的衬托下,这份无言使得空气更为沉重了起来

“我想拿冠军”

绿谷攥着鼠标的手紧了紧,却还是放松了下来

果然还是因为那个么

他明白他的执着

因为他是他的辅助

但他也是雄英的选手

这一点从他选择这个游戏开始就从未变过

所以从那一刻开始,两人便走向了不同的方向,渐行渐远

还记得最后小胜离开基地的那天,绿谷没有去送他

队友问他为何不送

绿谷笑着说

“他不会想让我送的”

因为在那个询问的夜晚,他们已经做好了离别






雄英的状态并没有因为失去一个爆豪而改变,反而愈演愈烈起来

从一个老牌豪门战队直接落得垫底的下场

粉丝被这个结果寒心得骂得骂,走得走

而他身边熟悉的面孔也随着时间渐渐离开

如今还站在这里的似乎只剩下了自己

拖着那疲惫不堪的身躯与这个命运做着最后的博弈

有时他看着手机里爆豪待在的那个战队又再一次获胜的消息,那意气风发的脸庞,那挺起的脊背,那抱着奖杯幸福的模样

他不止一次怀疑,当时他的选择是否正确

但是每一次思索的结果都是放下一切,回到他的电脑前,继续着日复一日的训练

他明白既然做出了这个决定,就不该反悔

哪怕把他的职业生涯都赌在了这里

他也要走下去

走到希望降临的那一刻






那年的绿谷到了21岁

他在这个基地也已经渡过了3个年头

到这个时候,已经没人期望雄英打出什么成绩

或许留在ljl都算他们的幸运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稚嫩的男孩被教练带到了他的身边

红白相间的发色,过于锐利的眼神,看起来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正当他在望着对方的面容沉思中,教练拿出手机给绿谷看了看一个截图

韩服rank第一
轰焦冻

他猛地抬起头向这个稚嫩的孩子望去

那一刻他发现,他的希望似乎已经来到了他的身旁








焦冻是一个极具天赋的孩子

对于对线有自己的想法,并且反应力极快,就是缺少一点大赛经验

绿谷已经好久没遇到如此顺心的ad了,上一个已经成为了另一个战队的王牌

所以他有信心焦冻也能走上那个高度

但是奇怪的是,这样聪明的孩子却一到赛场上有手抖的毛病

那冷淡的面容明明没有因此有所变化,但是绿谷感受的出来,他握住鼠标的手在微微颤抖着

绿谷皱起了眉,心中估摸着这场首秀有可能要凉

果然他预料的没错,在团战的一波撞墙闪现,焦冻不出意料被对面的打野直接拿下了人头,结束了这场比赛

谩骂声,嘲笑声不断地戳着这个孩子脆弱的脊背

焦冻低下头,那被头发遮住的脸庞上看不出任何变故

但是绿谷明白他应该受伤得不轻

他牵过他的手,在他惊愕的眼神中,把他拉出了休息室

安静地走廊上,绿谷毫无规避地望着那双眼睛,似乎想从中看出他身体深处那摇摆不定的内心

他本来想开口问什么,但是没想到反而对方先说出了一切

焦冻的父亲在一开始就不支持他的爱好,希望他还是回去好好继承他的产业,甚至为了这件事将他关在家里10天不让他出来

但是因为他的执拗,他们之间达成了一个协议,让他去打半年,如果没有什么成绩就放弃这个想法

可是半年对于一个新生选手来说是多么短暂的时间,即使是天才也无法在这么多时间掌握那么比赛经验

但是为了自由他还是答应这个可能无法完成的要求,他在赌,把一切都赌在他的天赋上

他怕,怕每一场比赛有可能都是威胁他的职业生涯的一道坎,将他阻挡在门外

他恨,他恨父亲的阻拦,恨自己的无力,恨那无法控制的赛局,恨那一团乱麻的脑子

此时的他似如一根长在风口的稻草,摇摇欲坠得似如要被压跨在泥坑里,无法爬起

但是在这个时候有一双手搭在了他的头上

“没事,还有我在”
“辅助的作用不是就是保护自己的ad么”
“所以记住不管怎么往前冲都有我在身旁”
“相信我就行”

那个时候那个笑容映入了他的眼帘

温柔得另他想起了许久未见的母亲

他触碰着自己的胸口,那种莫名的焦躁消失了,随之代替得是那从头顶传来的温度,安心得令人不禁闭上眼睛

他从那一刻认定

那就是他一辈子的辅助

而他也会成为他最后一个ad







之后的雄英开始慢慢地走了上坡路

焦冻也从首战的阴影中走了出来,越发的强劲了起来

只是从那次以后,绿谷就多了碎嘴的毛病,天天在焦冻后不断地评论战局,语速快的惊人,到后面似乎眼神都脱离了屏幕,开始思考起了更加远久的东西

直播间的各位都害怕的不行,只有焦冻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还偶尔接应几句他的问题,似乎全部听了进去。

就这样一个人说,一个人听,开始了他们职业生涯新的篇章




to be continued



「彩蛋」
大家发现焦冻长高了
不知不觉已经超过了绿谷
还有继续向前窜的趋势
这不禁让一帮老大粗都羡慕的很,果然年轻人就是好
粉丝也发现他们的下路组好想做了一个攻受转换
原本休息室小睡的时候,焦冻都是靠着绿谷的肩膀
而现在却是绿谷靠着焦冻的肩膀
睡姿没变 人没变
只是想双方的气质转了个变
emmm
似乎轰出才是真理的样子???
以前原来逆cp么??
大家不禁在超话热烈讨论了起来
但是不管攻受怎么变
雄英下路组还是依旧的甜
不管过了一年
还是两年





「作者的话」
妈呀我为了写这篇特意熬了一个夜
高三少女的怨念
这篇估计后面就是轰出甜甜小段子算是把我心目中的电竞坑给完美了一下






















评论 ( 24 )
热度 ( 170 )

© 神烦鱼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