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烦鱼子君

热爱柏拉图式爱情,不产肉,基本文清水攻受无差

私人lof 基本想产啥就产啥

轰出 ← 攻受可换cp不可拆

【MHA/轰出】天降驯鹿

↑这个傻吊题目真的是我写出来的系列哈哈哈哈哈

 

*并不是搞笑文,是放飞自我文

*轰出目前关系不明确,但是的确是想写轰出

*圣诞贺文

*内含巨量ooc

以上都能接受就往下看吧w

 

 

自从那年冬天开始,属于轰焦冻的圣诞就不复存在了

 

他还记得那天的他亦如往常般从睡梦中清醒,带着激动的笑容,试图查看船头那个小小的袜子中又给他留下了什么惊喜。

 

但是当手指触碰到那毛绒织物的底部时,他才明白,今年的圣诞老人应该是遗忘了他这个孤单的孩子。

 

冬日的寒气冻红了他的笔尖,他望着窗外那雪白的世界,突然脑中浮现了一个美丽的身影,她站在那儿,笑着伸出手,迎接着他的到来。

 

但是只在眨眼之间,一切的美好早已被这片大雪吞噬殆尽,剩下的只有那呼啸风声,提醒着他所视的现实。

 

泪水从眼眶中滑落,在那皱褶的疤痕上留下浅浅的水渍,疼痛不止。

 

从此轰焦冻再也不信圣诞

 

他扯掉床头那红色的圣诞袜,将它用最大的力气抛掷于花园的最深处,冰冷的雪渐渐地覆盖住它的那抹红色,直至消失不见。

 

而自此以后,焦冻所有的训练以后再也没有哭过,也没有再向这个男人询问过母亲的存在,一切的稚嫩似乎伴随着那个冬天,埋葬于泥土之下,迎接了新春的到来。

 

而那个春天的焦冻,却再也没有笑过了。

 

他将他自己的一切停在了那个冬日,那个与他的母亲一般美的季节。

 

但是这样的他,却在那之后的第三年收到了一份别样的礼物

 

“请问这里是轰焦冻的家么?”

 

一个小巧的鹿角出现在他的视眼之中,他迷蒙着睡眼,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耳边这个微小的声音是从何而来。

 

“请问,请问这里是轰焦冻的家么?”

 

那个声音似乎有些焦急了起来,颤抖着声线,试图得到他的回应,但是这样的音量对于适应安德瓦大嗓门的焦冻来说,只不过呢喃细语,不过一会这个孩子便又昏昏欲睡起来,而就在他又将闭眼之际,脸庞上突然传来一种压迫的触觉,并且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在脸上不断地移动着,这样感触的使他有些不适地睁开双眼,并在那一刹那瞬间清醒,从床上猛地坐起,使得本来骚扰他的绿谷从高处瞬间掉落,摔疼了自己可爱的小角,泪眼朦胧地揉着自己心爱的角角,不免有些小委屈。

 

“你…..你是什么?”

 

年幼的焦冻缩在床板的一段,紧张地盯着那个坐在自己床上的不明生物,似乎被这小家伙吓得不轻。

 

“我是欧尔麦特座下的驯鹿2号,名叫绿谷”

“专门负责你的圣诞心愿”

 

绿谷调整好心态,端坐在床板的另一端,认真地诉说到自己的来历,脖子上的铃铛伴随着话语不断地摇摆着,似如一只卖萌的驯鹿。

 

“我没有许过任何愿望”

“请你回去”

 

焦冻毫不留情地驱赶这个小家伙,并且将它抓在手里,试图将这个长了角毛球进垃圾桶里去,而这个绿团团却死死地抱住自己的手指,怎么甩都坚持着不肯离开。

 

“等等!你真的许过愿的!虽然隔了很久但是我们这里还是有备份的!”

“而且我还带过来了证物”

 

绿谷在他停顿的一秒间成功从指缝逃窜出去,跳到床角旁的缝隙中,费力地拖出了一个破破烂烂的红色物体,在望见它的那一刹那,轰君愣住了,他从没想过竟然还会见到它

 

“只是当年你向圣诞老人许愿的信物,但是不知为何被你丢在了很远的地方,我花了很久的时间才带过来的”

“明明那么好看的图案,被泥土染得不成样子”

“真可惜”

 

“你说我当年用这个许了愿么?”

 

“是啊,但是因为年代久远,具体的愿望早已看不清了,但是我觉得不能错过一个孩子的希望,所以就过来了”

 

“但是我忘了”

 

“忘了什么?”

 

“忘了那天,我许了什么愿望”

 

焦冻迷茫地望着远方,早已不知那冬至来临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作者的话】

打着轰出的剧情流么哈哈哈哈哈,随意写的东西,应该是一个长篇但是没人喜欢我就坑了哈哈哈哈哈

如果有人雷和我说我就放小号了w

评论 ( 5 )
热度 ( 57 )

© 神烦鱼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