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烦鱼子君

热爱柏拉图式爱情,不产肉,基本文清水攻受无差

私人lof 基本想产啥就产啥

轰出 ← 攻受可换cp不可拆

【MHA/轰出】作为beta的生活准则

#beta轰×omega久

#搞笑甜向文

#偏和平向的abo世界

#内含ooc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就往下看吧W

 

 


轰焦冻,是一个与世界格格不入的男性。

 

而造成这一切的结果,还起源于从初中时代发下来性向单上,那与众不同的beta标识。

 

“哇!轰君你是beta么”

 

班里的小伙伴情不自禁地围在他的身边,有些惊讶地望着他手里的那张单子,不停地与身边的朋友窃窃私语着。

 

因为在这个alpha和omega有些繁多的世界里,一个beta的诞生必然会吸引各方的焦点,他们中有些会嘲笑着他作为beta的无力,也有些会好奇着他作为beta的生活。

 

然而此时的轰焦冻内心却毫无波动

 

甚至还有些开心

 

没错他很庆幸,他是一个beta。

 

他不懂,为什么人类会想成为alpha和omega?

 

这种隔一个月就打一次抑制剂,到了春天就控制不住性欲的生活就真的那么开心么?

 

轰君很不懂,而且异常不懂。

 

他还记得小时候坐在班级里,不是为何突然空气里飘荡了一股臭面的味道,而且这个味道的来源还正是自己右边那个,已经脸红到烫手的女生,看她这个模样应该是到了发情期的样子,但即使她的脸再怎么诱人,对于beta的轰君来说,这个味道已经臭到让他无法呼吸,失去了生活的希望。

 

“可以,请你去趟医务室么?”

 

轰君认真地说道,他觉得他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渴望过一件事情,而那个女孩子似乎被他的话语刺激到了一般,瞬间夺门而出,远处甚至传来了她的抽泣声,班里的alpha像是炸掉的火药包一般,集体带着攻击性的眼神盯着他这个原凶。

 

但是得到清新空气的轰君却完全没关这些恼人的视线,异常开心的坐在课桌上,原本面瘫的脸上也流露出了一丝微笑。

 

没有发情的世界真美妙

 

而这样厌恶着信息素的轰君在他21岁的人生中,又再一次发生了这种让他手足无措的事情。

 

原本只是去茶水间倒杯咖啡的轰君,突然看见了自己身为beta的同事绿谷出久,倒在地上,面脸通红着发出着让人想入翩翩的音调。

 

这…..这是发情期么?

 

轰君无法想象自己眼前的事实,本来作为这个公司唯二的beta,也是轰君异常珍惜的友人绿谷出久,现在却倒在这里,像一个omege一样发情了??

 

而且他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不知为何还有些可爱。

 

轰君被自己脑中这种奇怪的想法给吓到了,赶紧转过头掩饰着自己有些泛红的脸庞。

 

“你怎么….”

 

还没等轰君开口,地上那个快软成沙的男人,带着哭腔对他求助着。

 

“轰君…..帮帮我,我不想..这样”

 

   那双泪水迷蒙的双眼中,透出得却是一股对于自己深深的厌恶,似乎抗拒着自己着深陷欲望的身体。

 

看着这样的他,轰君明白自己将要做什么了。

 

他放下手中的茶杯,走向这个已经失控的男人。托住他的屁股,一个公主抱将他搂入怀中,捂住他的眼睛,大摇大摆地走过那些惊讶得睁大双眼的同事么,然后在临走之前用那冷漠地双眼,警告着这群八卦的同事们,不要再提起今日的事情。

 

然而只不过他走出大门的那一刻,整个公司就炸了一般,哄闹地令人发指。

 

同事1:我靠!绿谷不是一个beta的么!

同事2:傻呀你!打了抑制剂,你是个omega都没人知道

同事1:可是身份证上会写啊!

同事2:这公司可是人家轰爸开的,有可能他emmmmmm

同事1:好想的确轰君是因为无法接受除了beta以外的人作为恋人,所以陷入了相亲苦手中,我突然明白了什么

同事2:一切都是阴谋

同事1:一切都是阴谋

 

然而此时在轰家中的绿谷随着时间的流逝,身上那过于强烈的信息素波动已经逐渐稳定了下来,而轰君却已经坐在他身边有1个多小时了,紧紧地握着他的手没有放开过。

 

“轰君”

 

绿谷低沉地呼唤着,从那颤抖的语调中能感受出他内心的忐忑。

 

“怎么了?”

 

一如既往的温柔声音,却在此刻让绿谷猜不透眼前这个男人,内心真正的想法

 

“对不起,我骗了你”

 

绿谷咬着唇,颤抖地说出了自己的罪行,其实他自己也不曾想过欺骗眼前这个男人,只不过有时候,不喜着自己这幅身子,似乎被绑上了性欲的标签一般,让他感受着自己最为讨厌的事情。所以才会在求职的那一刻,一时脑热报了谎报了自己性向,但是没想到公司还真的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谎言,让他能作为一个beta生活在世界里。

 

而眼前这个男人,便是他在这个世界里找的知己。

 

同样地讨厌这份性欲和那发情期恼人的气味,似乎相见甚晚一般的两人,一拍即合成为了形影不离的伙伴,甚至有时候已经分不清到底这份感情属于朋友还是其他过于亲密的关系。

而现在一切的美好似乎都要被这一次小小的错误给打破,只是家里没了抑制剂,本想过几天再打的绿谷没想到就正好碰上了发情期,一切巧合的让他措手不及,从而导致了现在这幅过于尴尬的光景。

 

真的,还得回去么

 

绿谷这样在心中默念着,暗淡的瞳孔中早已不报任何希望,因为作为他好伙伴的久明白,这个男人有多讨厌信息素的味道,几乎是能闻着就想吐的地步,而自己却也是他所厌恶的人群之一,压抑的心情在胸口膨胀地让他无法呼吸,似如深陷深海般,让人抬不起头来。

 

然而此时的轰却做出了让他意想不到的举动,他轻轻地用手抚摸着绿谷的头顶,在绿谷一脸震惊的时候用额头抵住了他的额头,温柔地望着那过于暗淡的墨绿瞳孔,在耳边诉说着。

 

“没事”

 

其实绿谷并不知道他其实并不是讨厌所有信息素,只是因为被幼时那奇葩的味道所吓倒而已,而且对于beta来说,这种东西从来都不是他所判断人的标准。

 

再说那淡淡的茶香其实挺好闻的

 

轰君没说,只是静静地听着自己对面这个男人的啜泣声,不停地拍着他的背,抚慰着他那有些受伤的心灵。

 

然远在天边的轰炎司先生坐在办公室里望着监控里的两人,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作者的话】

多久没更新了我天哪

这个周末打算爆肝4篇然后之后慢慢发

这篇的bo是我突然鸡血的产物,突然想吃bo结果没有太太产就自己写了

结果日常崩坏哈哈哈哈哈

评论 ( 6 )
热度 ( 182 )

© 神烦鱼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