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烦鱼子君

热爱柏拉图式爱情,不产肉,基本文清水攻受无差

私人lof 基本想产啥就产啥

轰出 ← 攻受可换cp不可拆

【MHA/全员向】一款手游引起的故事

·合志文解禁啦!当做文更一下哈哈哈
·无cp最多是大家一起的友谊
·内含ooc
以上都接受就往下看吧

  在最近一段时间里,我总觉得生活变得古怪了起来。

走在那熟悉的上学路上,看着周围陌生的人们,一种诡异的感觉总会涌上心头,但是却总是想不起来是什么,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我遗漏了一般让人感到忐忑不已,但是比起去思考毫无边际的东西,还是多想想怎样能增加自己的攻击有效率比较实际一点。

就这样我与往常一样到达了学校,在一阵加速地小跑中,成功在上课之前打开了教室的大门,但是迎面而来的是不同寻常的诡异气氛,所有人都趴在位置上,带着一股严肃与认真的面容,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机,当然除了旁边翘着脚盯着自己看的小胜,带着一种纠结而又抗拒的眼神。

我带着一股子的疑惑走向饭田同学和轰君的地方,举起手想向他们打个招呼,他们似乎发现我的到来,快速地放下了手机,饭田同学迅速将桌上的纸张了收起来,塞进了口袋里。

“绿谷同学,早上好”
“早上好,绿谷”

一如既往的回复声,除了饭田微微的抽搐的嘴角暴露了与他有些忐忑的心态,其他的一切似乎都和平常一样一般,轰君也没有什么怪异的地方,他们应该是有一些特殊英雄任务,不能让外人知道?

我这样自欺欺人地想着坐回了位子,慢慢地上午的时间随着课程进行快速流逝,一下子就到了中午的样子,早上心中那份奇怪的感觉也随着课程的进行消失的无影无踪,大家也与以前一样说笑着地走进了饭堂,果然早上的感觉只是我太过于敏感了么,我舒了一口气庆幸到。

但是似乎奇怪的事情却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快的就结束了。

当我拿完了餐慢慢地走向了餐桌,发现大家用着与往常完全不一样的速度狂吃着,似如那些饥饿的流浪汉一般,带着一股凶恶地神色看着盘里的食物,让人不禁寒毛耸立。

“我吃饱了,多谢款待”大家纷纷食用完了午餐,将餐盘快速地放好以后,迅速地向着教师跑去,似乎有什么紧急事件一般。

然后整个食堂a班就只剩我一人了么?我转过头一看,发现了小胜一个人坐在餐桌的一角,默默地看着远去的同学们,带着一股嫌弃和不喜的表情,还有那一股令人不敢靠近的气息。

“啊,小胜的话还是算了吧” 我一个人坐在偌大的餐桌上,安静得只能听到自己吃饭的咀嚼声,望着前面那满员的餐桌,耳边传来了不知从那儿来的笑声,再看着面前的饭菜,莫名的没有了胃口。

等我缓慢地解决了午饭,回到教室的时候,再一次看到了和早上一样诡异的情形,大家集体低头认真地用着手机,并且聚集成了几个小队,不停地轻声讨论着,似乎在做着什么重要的事情。

我思考了一番走上前去,想询问一下他们在做什么,但是每当靠近我鼓起勇气询问的时候,他们总会慌乱地将自己所有行为都藏起来,带着僵硬的笑脸回应着,似乎从一开始就打算隐瞒我一般,心情不知为何就这样低落了起来。

终于我走向上鸣同学的时候,他似乎因为戴着耳机的原因并没有发现我的到来,而对面的峰田同学一脸慌张地摇晃着他的手,但是上鸣同学似乎并没有理睬他的动作。

“别摇!正到关键时候呢!”上鸣同学一脸兴奋地看着自己的手机,带着一脸痴汉的笑容,不停地移动着自己的手指,在屏幕上按压着。

我再一次鼓起勇气,拍了拍上鸣同学的肩膀,他带着不耐烦地语气转过头来。

“我都说了,在关键时……..”他呆滞地看着我的脸,停顿了一秒钟后,似乎看到了洪水猛兽一般,想要掩藏自己的手机,但是还是被我看到了一些画面。

“那个白痴,哎”旁边的耳郎同学扶额吐槽着,周围的空气似乎凝固了一般,气氛凝重地让人感到压力。

“那个上鸣同学,你刚刚是在玩什么游戏么?” 我犹豫地说道,双手无措地不知道该如何放置,但是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聚集在我身上的压力更重了,好想大家都狠狠地盯着我看么?我不禁这样想着,冷汗不停地从头上冒出,本来紧张的情绪就更加严重了。

“啊~~~~其实…这是…一个….叫mc的游戏吧?”上鸣同学尴尬地摸着后脑勺,不停地转着头接收着从周围各方传递来的眼色和唇语,犹豫地回答着。

“啊,说出来了”我似乎听到了大家的心声一般,感受到了他们充满了绝望的眼神。

“啊啊啊啊,这个笨蛋”耳郎同学抱着头似乎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再一次吐槽着。

上鸣同学似乎也发现了自己一不小心说漏嘴的事实,额头上的冷汗越来越多了,似乎被周围的带着敌意的视线攻击得不敢动弹

“其实,就是放松的游戏啊,啊对的,无聊的时候放松放松,最近不是经常被敌联盟袭击么,我们都需要放松放松哈哈哈哈”上鸣同学保持着原来的动作,尴尬地笑着,眼神漂移着不断地转向别的方向,似乎在逃避着什么。

原来大家都在沉迷游戏么?我低着头猜测到,这样似乎大家玩游戏的目的也能说清楚了,但是总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为什么大家要躲着我呢?

我迷惑着,抬起头看着周围那些雀跃的人们,他们似乎从绝境中找到了希望一般,都对上鸣投出了友善的眼神,上鸣同学也似乎放下了担子,快速地瘫倒在了课桌上,似乎重获新生一般。

为什么那么古怪呢?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呢?我心中的异常疑惑不解着,但是不管怎样都想不出来所以然来,而下午的课程也即将来临,随着时间的飞速流逝,放学时间不知不觉间到来了。

我慢慢的走在回家的道上,看着远处微红的夕阳,和眼前三两成群嬉笑的人们,我似乎明白我早上那种奇怪的感觉从哪儿来了。

好想好久没有和饭田同学和丽日同学一起回家了。

不知为何我的双手攥紧了背包的肩带,抿紧嘴唇,坚定地想着
我一定要找出他们为何变成这样的原因!

我回了家便掏出了手机,下载了那个让大家异常沉迷的游戏,点开像素画风的图标,进入了创造模式以后,我发现这个游戏的机制真的会让人爱不释手,无法放开你的手机。

这是一个创造冒险类型的沙盘游戏,开放性探索带来的自由感让人不禁想把你的精力全部放在其中,在不知不觉我就玩了这个游戏一个小时了,并且不知为何心中带着一种莫名的欣喜,或许我能解决最近不知为何引起的不合群的问题了,我这样期望着并且在那片黑暗中闭上了双眼,沉沉地睡去。

但是现实却如此残酷地将我的期望破坏了,我还记得当我满怀着期待走进教室之时,发现教室里的气氛比之前一天更加严峻了,大家聚在一起似乎在争吵着什么,桌子上胡乱地摊满了各种线图,脸上浮现了从未出现过的神情。

我急匆匆地跑过去,想要去询问如此剑拔弩张的原因,但是当我走进了他们的时候,又发生了让我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发现了我的存在后,他们的争吵声慢慢地降低了,不停地整理着桌上的杂物,然后拖着一副僵硬的表情看着我,不知为何心中多了一份莫名的压抑感,脚下的步伐也变得缓慢了起来,我看着大家陌生的声色,似乎喉咙里卡了什么东西般无法正常发声。

“那,那个…你们”
“我们没什么事,放心吧绿谷同学”饭田用着和平常的一样的笑容回复着我,但是不知为何我的内心却感到如此冰冷。

他们已经不愿和我分享任何事情了么?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默默地转过头去走向自己的位置,双手用力地攥紧着书包肩带,皱起了嘴唇,用尽一切力量不让即将要迸发的泪水流出。

你该坚强一点了,出久
不是说好了要成为和欧尔麦特一样的人么

我努力地缓解着自己有些崩溃的心情,掏出手机打开了那个昨晚刚下的游戏,看着那个带着两根触须的破烂小屋,不知为何内心泛起的酸痛感越来越严重。

啊,本来想跟你们说说我在mc做了一个欧尔麦特的小屋
但是现在似乎是完全说不出口了

我捧着那闪着亮光的手机,眼角的泪水不自觉地又开始翻涌着,完全止不住脸上狰狞的表情,然而你再如何悲伤也带不来以前的美好的生活,带着那份不解与沉重感我又度过了一天奇怪的学校生活。

不知从何时我也习惯了这种独来独往的生活,为了分散一些因为现在微妙的关系带来的低落情绪,我几乎全身心地投入课程中去,每天没有什么空闲时间去思考其他东西,过着充实而又孤独的生活。

偶尔也能听见小胜和饭田同学在走廊里争执的声音,但是好像有切岛同学和轰君在旁劝解着所以又相安无事了,一切就这样看似安然无恙实地行进着。

直到有一天,我如同往常一般走出了教室,向着家的方向行去
“绿谷同学请你去一个地方”切岛同学和上鸣同学的声音突然从耳边传来,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一瞬间,视线突然天旋地转起来,我这是被扛起来了么?

“你们是要干嘛!?”我惊恐地询问着,尝试着从这个搬运大部队里出脱身出来,但是大家似乎并没有给我多少机会,紧紧地抓着我的四肢向教室的方向赶去,我生无所恋地闭上了双眼,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终点。

“到了!”我被他们慢慢地放在了地上,黄昏的余光照在这个空荡的教室里,带来一种寂寥的氛围,讲台中央摆放了一台ipad,大屏幕上显示的便是那个最熟悉不过的游戏。

切岛同学认真地教我如何上这个矿车,然后打开我身旁的开关,瞬间我的游戏人物就随着矿车快速前进着,当我拐进一个弯道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我最喜欢的音乐,底下的红石机关不停地运作着,那些密密麻麻的音乐盒群似乎展示了制作过程的庞大与艰辛。

之后我突然向下穿行着,似乎进入了地穴深处,奇怪的怪物从头顶上穿过,周围的世界被乳白色的石岩与黑灰色的煤炭包围了,充满了探险的有趣感。

不久我又回到了地面,在被玻璃分割出的轨道外,看到了一群群的动物悠闲食草的情形,身后的一片广阔的稻田带来莫名的温和的感觉。

之后又经过了地狱隧道和水之隧道,虽然风格大不相同,但是却都是让人印象深刻。

从隧道出去,矿车就开到了一片平原上面,旁边似乎有什么图画,我转个视角一看,发现那是我初中的毕业照!怎么会在这里!

矿车慢慢地行过了毕业照以后,我还看到了在雄英体育祭的集体照,第一次合宿的合照等等,似乎将记忆中那些美好的回忆都一点点翻找出来,呈现在眼前,让人莫名湿润了眼角。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高大的建筑,等到矿车慢慢地接近的时候,我才发现那是雄英!那和雄英几乎80%相似度的建筑,就这样高大地出现在眼前,带来一种别样的震撼感,等到进入雄英里面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块大大的板,上面用黑色方块筑成了一些字母。

“绿谷出久生日快乐!”突然耳边响起一声巨响,漫天的彩条洒落到了我的身上,我呆滞地看着眼前从课桌地下跳出的熟悉的人们,看着眼前那巨大的生日横幅,眼眶又再一次湿润了一起来。

“想不到吧这个惊喜,那个音乐盒可是和我八百万一起做的”
“我可是和上鸣他们一起做了那个图像,厉害吧”
“那个水之隧道是我做的哟”
“你的那个初中照片可是我们费尽千辛万苦从爆豪那家伙手里搞来的,是不是很棒”
…………..

我听着大家叽叽喳喳地声音,不断地和我介绍着自己这段时间的成果,突然泪腺止不住地爆发了,或许是被大家的热情感动,又或者因为得知大家并不是想要排斥自己的喜悦,但是总而言之这是一场最开心的生日,即使过程坎坷,但是也掩盖不了最后一刻那透入骨髓的感动。

“谢谢大家”我笑着向大家诉说着内心的激动,眼中似乎又再一次闪烁了那有神的目光。

而我的正常而又幸福的学校生活又将回归了。

评论 ( 3 )
热度 ( 92 )

© 神烦鱼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