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烦鱼子君

热爱柏拉图式爱情,不产肉,基本文清水攻受无差

私人lof 基本想产啥就产啥

轰出 ← 攻受可换cp不可拆

【MHA/胜出】《分裂》

·0809胜出纪念文

·20岁左右同居设定

·内含ooc

·结局是he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就往下看

 

 

 

绿谷明白自己做梦了


那是被黑暗所笼罩的梦境,除了站在原地的自己,就没有剩下任何东西,只是偶尔能从远处能听到孩子轻微的抽泣声。


绿谷慢慢地蹲下身来,将双手盖在耳旁


[不想听见那个声音]


但声音却越来越近,穿透了双手直射着内心的软弱,徘徊于胸口的窒息感似乎要将自己沉入冰冷的黑暗中。


[为什么….]


黑暗在不断地蔓延着,编织成了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孩子,他哭花了脸,伸出了手,询问着我


[为什么]


[会那么痛苦]


但世界的白昼,在那瞬间将一切锁在了自己的色彩中,那个黑色的身影离他越来越远了,只剩下那双还未得到答案的而伸出的双手


但他却闭上眼睛,等待着这片雪白带他离开这个混乱的地方


终于,绿谷张开了双眼


遍布全身的是棉被的温暖,还有一些硝酸甘油的气息,但是原本身边躺在身边的男人却不见踪影,只留下些许冰凉的床单。


绿谷坐起身来,却不知为何身体如此酸痛,只是稍微动动手脚,就能听到骨头咯哒声,这和熬夜时的身体,没有半分区别。


绿谷揉着自己杂乱的头发,出门寻找着自己爱人的踪迹。


当那走到阳台附近时,绿谷停下了身来。


因为他看到了小胜的身影,他靠着阳台上,一股浓郁的烟味刺激着绿谷的鼻腔,让他不禁咳嗽了几声。


“你醒了?”


小胜转过头望着绿谷的身影,那疲惫的脸庞中,带着一双些许迷茫的双眼,手上还端着个玻璃烟灰缸,从那堆山一般的烟蒂看出来,他估计在这里抽了一晚上的烟。


“你到底在干什么!”


绿谷有些生气地指责着,想从他手里抢过那烟灰缸,却反而被他抓紧了手腕,那烟灰缸就这样清脆地砸在地上,那震耳欲聋的声响让绿谷心跳不禁漏了几拍


“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


爆豪低吼着,攥紧着绿谷的手腕,似乎想从他那虚伪的身体中,剥离出最为真实的东西。


“你…在说什么”


绿谷回避着爆豪那锐利的双眼,想要从他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腕,却反而被爆豪越握越紧,那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了深红色的勒痕。


“我都看到了….,昨天晚上我全部都看到了”


爆豪将绿谷拉近身前,认真地望着那墨绿色的瞳孔,似乎想要从那片深邃中看到这个男人内心真正住进的东西。


他还记得昨天晚上,突然开始哭泣的绿谷,就这样缩在床铺的一角,捂着耳朵,不停地大哭着,如此奇怪的场面让他如此措手不及。他试图伸手触碰自己爱人的身体,却在绿谷抬头之际,看到了被恐惧笼罩的墨绿色瞳孔,从那份恐惧中望向的就是自己。


在那一瞬间身体似如被抽去了血液,感到如此的无力与寒冷


原来如此么


爆豪抓着自己杂乱的头发,不停地大笑着,但是为何那份笑容中,总觉得掺杂着哭声呢。


“你就这样不愿意告诉我么”

“即使我们是恋人”

“也不愿意告诉我么”

“你说话啊废久!”


爆豪抓着绿谷的双肩,如此认真地望着那双墨绿色眼睛,却不知,自己的双眼早已被悲伤浸透着。


绿谷伸出了双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庞


“这是你第一次如此认真的望着我啊”


不知为何泪水缓缓地从眼眶落出,慢慢流入唇瓣中,留下苦涩的味道


“对不起小胜”


慢慢放大的脸庞,唇瓣处柔软的触感,融合着泪水和甜蜜气息,深深地刻印在两人的心中。


“如果你害怕我,我就会让你不怕我”

“如果你不敢说,我就会让你说出来”

“如果你有所迷茫,我就帮你指明方向”

“记住我在这里”

“我是爆豪胜己”

“你唯一的恋人”


耳畔回荡的声响,让我感到如此的温暖


那个哭泣的孩子


现在你得到答案了么

 

 

 

 

 

【作者的话】

哈没看懂吧233333

果然我不适合意识流

但是我还是干了这种蠢事哈哈哈哈哈


评论 ( 6 )
热度 ( 42 )

© 神烦鱼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