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烦鱼子君

热爱柏拉图式爱情,不产肉,基本文清水攻受无差

私人lof 基本想产啥就产啥

轰出 ← 攻受可换cp不可拆

【MHA/胜出】四岁那年让我感到陌生的你③【完结】

·前文   ②  

·四岁咔×20岁久

·半夜产文美滋滋

·脑洞产物,内含ooc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就往下看吧w

 

 



8月2日,是小胜变成4岁的第三天

 

然而今天第一个迎接清晨的却是绿谷出久

 

窗外那稀疏的光斑打在他的身上,安静的空气中只听见身边小家伙的喘息声

 

真是一个不错的早晨啊

 

绿谷出久不禁这样想到,比起第一天的喧闹,第二天的慌张

 

今天或许才是真正新的一天

 

绿谷侧过身来,静静地望着那平静的睡颜

 

不知为何嘴角会微微翘起

 

其实小胜这样看,真的挺可爱的

 

突然原本面前安详的睡颜,瞬间绷起,猛地一下张开了眼睛,直勾勾地望着那个深绿色的瞳孔

 

明明只是一个4岁孩子,眼神却不知为何如此锐利

 

“小久干嘛看我”

 

真不知道说这个孩子敏感好呢?还是源于身体深处的天性?就盯着看了一会儿就被发现了,有点不知所措啊

 

绿谷尴尬地扣着脸颊,在内心吐槽到

 

“小久我们今天去吃辣”

 

小胜认真地望着绿谷,眼神中闪现着莫名的执着

 

“诶?我们昨天不是吃过了么?”

“今天还要吃”

 

小胜毫不犹豫地回答到,不知为何面对他难得如此直白的渴望,绿谷实在忍不下心去拒接他

 

“那….那我们去吃辣”

 

突然眼前那个小肉球,似如成功了一般地举起了双手,带着最为熟悉的嚣张嘴脸

 

似乎在炫耀着自己的胜利果实

 

不知为何此刻的绿谷特别想重新钻回被窝,当做忘记了这件事

 

这么心软真的好么,小孩子吃那么多辣真的好么

 

绿谷在心头不停地碎碎念着,皱起的眉头叙说着他的担忧

 

但是即使是这样,他们还是出门了

 

打开大门,那熟悉的热浪直冲脑门,似如自动送上门的肉饼,自己跳进了所谓的大锅炉里,心甘情愿地被烘烤着。

 

绿谷再一次皱起了眉头,深刻怀疑起了自己的决定。但是身后的小肉球早就停不住自己快憋坏的双腿,像马一样向外奔去,随着一阵吧嗒吧嗒地下楼梯声,那小小身影就此消失在绿谷的视眼里

 

“小胜,别跑那么快!”

 

绿谷急冲冲地在后面追赶着,就怕一眨眼间,这个小东西就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

 

终于随着一阵疯一样的追赶,在前方的拐角处抓住了这个跑地嘚快的小孩,紧紧地抓住了他的双手,就怕一会儿小胜又这样跑丢了

 

掌心的小手随着一阵地反抗,慢慢地像是被驯服了一般,安静地抓着绿谷的指头,缓缓地踏步着

 

突然绿谷想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满脸通红地看着两人牵着的双手,脸上的惊讶神色都快溢出了一般

 

小胜和我牵手了????

 

突然绿谷不知所措地全身僵硬着,大脑混乱地连路都走错了,还是小胜大声提醒了这个不省心的大人正确的路径

 

随..随说,小胜是孩子,但是牵手什么的,真的可以么

 

绿谷混乱到不停地在口中碎碎念着,其速度快要直彪2倍速

 

当他缓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不知何时被小胜带到了商场门口,而那个小小的身影毫无怨言地站在他面前,指引着他正确的方向

 

明明才跟他来过一次,没想到他都记下来了

 

在那瞬间遍布全身的安心,让绿谷突然回忆起了那宽阔的背影

 

慢慢地心中的慌张转换了一种甜蜜悸动,留存于此刻那短暂的时空之中

 

[真好]

 

那一刻绿谷心中只剩下短暂的这一句话

 

后来绿谷还陪小胜逛了街

 

虽然小胜说是他在陪小久逛街

 

然而到了最后两人就一直停在欧尔麦特周边专卖店里乱逛

 

明明小胜进店的时候两眼冒光,但是却硬是要装出一副自己才不会对这种幼稚东西感兴趣呢的神情

 

看得绿谷差一点笑出声来

 

没想到小时候的小胜那么喜欢欧尔麦特,连他自己都没发现

 

但是最后绿谷还是私心买了一个欧尔麦特手办,这是最近的新货,欧尔麦特经典动作系列中的最后一款,让收集控的绿谷瞬间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剁掉的双手,心甘情愿地献出了钱包。

 

后来回到了家中,绿谷开心地把新手办摆到一个完美的位置,美滋滋地去洗了澡以后

 

回来发现原本手办的位置稍微向内偏了一点,虽然改变不大,但是完全不能逃过绿谷的法眼

 

绿谷疑惑地望着床上那个似乎在摆弄着遥控的小家伙

 

不知为何觉得如此可疑

 

然而最后他们还是在那月色下渡过了这短暂的一天。

 

 

 


 

8月3号  小胜变成四岁的第四天

 

今天的绿谷一大早上就接到了事务所的来电

 

吵闹地铃声不断地刺激着绿谷慵懒的神经,他揉了揉自己杂乱的绿发,闭着眼胡乱地摸着那个烦躁的源泉,终于接起了它了

 

“deku不好了!好想有一个被通缉的杀人狂逃进了本市,我们现在需要全体集合,进行地毯式搜查!”

 

听到了杀人狂的久瞬间猛地惊醒,感觉爬下床,打算尽全力赶往现场

 

感受到身边的温暖消失的小胜揉了揉眼睛,眯着眼看着远处正在换衣的绿谷,用那软糯的声音询问着

 

“小久,要去那?”

“我要去工作,有可能要离开一下,如果我中午没回来,我会叫一个认来照顾的你的”

 

绿谷匆忙地对小胜解释着,但是手上的行动并没有停下,望着小久此等慌忙的身影,小胜原本混沌的眼神开始变得清澈了不少,似乎完全从睡意中清醒了。

 

“我也要去”

 

小胜直接穿着小裤衩跑到了绿谷身边,用那脆生生的话语向绿谷表面他的态度。吓得绿谷赶紧把这个小家伙抱回了被窝了,看着如此执着的小祖宗,绿谷不禁眉头皱起,满脸无奈。

 

“这次的工作很危险,我不能把你带出去”

 

绿谷蹲下身来,一字一句地对小胜说着,那认真的眼神似乎就在告诉小胜一件重要的事实,那就是我不绝对不会让你出去的

 

领悟了这一点的小胜似乎像是生气了一般,用小肉脚踢开了这个烦人的男人,转过身继续用老套路,屁屁对着你来表示自己的不满。

 

绿谷顿时松了一口气,因为他明白,小胜这样是表示自己妥协了。他瞬间走向玄关,快速地穿好鞋子出了门,最后还顺便锁上了大门。

 

随着那清脆的门锁的咔哒声响起,绿谷心中的大石头也总算落地了,他觉得小胜应该不会再出来了。

 

但是小胜真的会是那种轻易放弃的男人么!

 

小胜安静地拿起床头准备好的小衣服穿到自己身上,然后自己爬上了洗漱台的小凳子,对着自己进行了日常清理以后,缓缓地从茶几下一个小篮子中翻出了一把钥匙抓在手里,然后慢慢地等待着中午的到来。

 

终于丽日同学如愿到达了这个公寓里,她尴尬地站在小肉包前面,似乎面对如此小的爆豪同学莫名带着一点紧张

 

然而小肉包却出乎意料地开口了

 

“带我去小久那里” 

 

他带着命令一般的语气对着这个陌生女人诉说着,让本来紧张的丽日同学更加慌张了起来

 

“可是小久说过不能让你过去的”

“我就过去看看,你陪在我身边不会有事的”

“如果你不答应我这里有钥匙,我自己跑出去”

“如果你抢我钥匙,我就咬你”

 

在小胜的一连串炮轰下,丽日发现了自己果然不知道怎么对付爆豪同学的现实,无奈之下只能带着小爆豪坐着计程车过去

 

 “小久现在估计在游乐场附近,之前讨论中说过他回去那里巡逻”

“但是答应我只能在那里看着,我会守着你”

 

然而小胜并没有理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前方,安静地不像个小孩

 

丽日表示真的很心塞,果然自己不知道怎么对付爆豪同学呢,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

 

然而绿谷这边的状况真的不是那么好

 

因为他还真的蹲到了所谓的杀人魔,据说个性和血液有关系,但是具体情报并不是特别清楚。

 

而现在偌大的游乐园,也只有绿谷同学这一人巡逻着,如果血液个性单打独斗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刚刚的通讯器也被杀人魔先发制人,直接一镖破坏了,也不知道饭田他们能不能发现自己这里通讯失常的消息

 

所有的信息都告诉出久一个致命的答案,他必须自己一人打败这个杀人魔。

 

绿谷站在原地,额头上的汗水缓缓地流下,早已分不清是因为这过于炎热的天气还是那过于紧张的局势

 

终于杀人魔开始动了,他举起双手,瞬间两镖破空而出,直戳绿谷的脸部,绿谷直接一个后空翻躲开,然后跺地接着一个跳跃,直冲敌人的门面,打算直接一击smash带走。

 

然而他却没有预料到,那个杀人魔打算用手挡住自己的smash,当他感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的拳头嵌入了那全是刀片的手掌中,瞬间那一个手臂难以动弹了。

 

是血液控制么,绿谷迅速向后退着,皱紧眉头,感受着从自己右手传来的阵阵疼痛,源源不断地鲜血低落在了地上,看上去伤势非常严重。

 

然而就在这个瞬间,无数的飞镖从远处射来,绿谷勉强地在镖雨中不断地躲闪着,随着刮到的伤口越来越多,绿谷的行动也越发缓慢了起来。

 

而敌人就趁着这个瞬间,打算直冲绿谷的正面,将手中的刀片直插其脸部,直接一击致命。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个少女的身影从上方跳下打算触碰这个危险的男人,但是却被这个敏感的杀人犯机制的向后躲开。

 

“差一点”丽日低声埋怨到,瞬间降落到了绿谷身边,和杀人魔僵持着。

 

“你为什么回来”绿谷慌张地询问身边这个女人,似乎预料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般脸色越发苍白起来

 

丽日咬着牙,不敢直视绿谷的脸庞,怎么也不敢说出自己把小胜带到了这里,而且就躲在我们身旁的树丛里这种话,所以她只能用沉默掩盖所有的事实。

 

绿谷看着丽日那不安的脸庞,心中明了了什么

 

但是他还是咬着嘴唇,尝试将自己所有的多余心情都从胸腔排出,因为他明白,在战斗时刻所有的多余心情都会变成自己的负担。

 

在那一刻,空气似乎都凝固了一般,安静得都能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声,他们就这样望着那个静止的杀人魔,等待着他下一步袭击。

 

然后在此时,杀人魔做出了让他们无法预测的动作

 

他直接向左侧的草丛冲去,随着一声尖叫,那个熟悉的孩子被他死死地掐在手心里,并且向上举起,似乎在炫耀着战利品。

 

那瞬间绿谷心中似乎什么被捏碎了一般,发出了清脆响声

 

“你给我放手!”绿谷咆哮着,那苍白的脸上第一次出现如此凶恶的表情,似如被逼上绝境的动物,露出了自己真正的獠牙。

 

“你们想让我放手么?”杀人犯嘲笑地望着这个英雄,语气充满了愉悦感“如果你们想让我放手,那就拿着把刀插入自己的心口”

 

“不照做的话,我只要轻轻一捏,这个孩子可就飘走了哦”

 

那个疯狂的男人向绿谷的方向扔来了一把小刀,他似乎从那锋利切口表面望见了自己的死亡

 

但是即使这样,他还是要试试

 

绿谷弯下腰捡起了那锋利的小刀,望着金属刀面内自己的倒映,不知为何此刻心情却如此平静。

 

他缓缓地抬起头望着远处这个慌张的孩子,在那温柔的眼神还带着那份让小胜感到恐惧的坚决。

 

“不要!”

 

小胜尖叫着,但是喉咙处的压迫越来越强烈,让他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小胜,有可能要说再见了”

 

绿谷轻声地诉说着,但是小胜却听不见了任何声音,眼中的世界似如变成了黑白电影一般,在那空旷的世界中,只能听见自己心脏跳跃的声音。

 

不要

 

绿谷拿起了那把小刀,对准了自己的心口,嘴角带着熟悉的笑容,似乎想在脑中最后刻印下这个世界的美丽

 

不要

 

鲜血从刀尖渗出,那令人颤抖的颜色,瞬间冲击了这个孩子的大脑,似乎有什么愤怒从某处回归着,带着那熟悉的触感

 

“就是现在”丽日瞬间控制一粒石子打到敌人的手腕处,似乎因鲜血而松懈的杀人犯瞬间放开了自己的右手,那个孩子就这样闭着眼降落着。

 

突然一片浓雾笼罩了整片区域,将一切都隐蔽于视线中。

 

杀人犯握住自己疼痛的手腕,打算趁着烟雾逃离此处

 

但是在那一瞬间,迎面而来的是那浓烈的烈焰,直接包裹住他的头部,那震彻心底的爆炸声,成为他昏迷前最后一段印象

 

“你给我去死吧”

 

那个熟悉的身影从那浓雾中缓缓走出,手里握着那烧焦的头部,将这个搞事的敌人从身旁扔出。

 

绿谷捂着流血的胸口,望着那个高大的身影,那平静的眼神中却不知为何夹杂这些许沮丧。

 

你果然回来了么,小胜

 

相泽老师说过受返老还童个性印象的英雄,最晚是4天,那么今天也是最后一天

 

果然和我预料的没错,你是时候要回归了

 

等到你醒来过来的时候,你还记得我们发生过得事情么

 

绿谷坐直着身子,向远处的幼驯染努力地扯出了一个微笑,却不知自己的笑容在此刻看起来和哭没什么区别。

 

爆豪平静地向绿谷这里看过来,那双深邃的瞳孔中透出了让绿谷读不懂的感情。

 

不知为何原本有些沮丧的心情开始变得紧张起来,随着那道身影越来越近,绿谷的心跳越发加快了起来

 

他为什么走过来呢,是因为忘记了什么想要找我询问?还是要把我领起来打我一拳么?

 

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将绿谷地脑袋占满着,让他不由地越发混乱起来

 

就在那个身影在自己身旁站定的时候,突然绿谷发现自己被人抱了起来,那炙热的大手托起了自己的背脊与膝盖,然后默不作声地向前进着。

 

瞬间自己的身子像是被点燃一般,红得想一条煮熟的虾,瘫软在小胜的怀抱里。

 

“你你你”

“我什么我!安静地给我躺着”

 

依旧是那熟悉的暴躁语气,但是不知为何好想有什么不同了,绿谷头靠着小胜的胸口,鼻腔中满满的男性的气息,让他害羞地用手遮起脸,一副不能见人的小模样。

 

“那那那敌人怎么办”

“让别人处理,你给我去医院”

 

爆豪霸道地安排了一切,让远处呆住的丽日感受到了单身狗的绝望。

 

绿谷从没想过会有这样一天的出现,似乎很久以前自己臆想过得都变成了现实的样子,梦幻到让他大脑发麻,差点失去了思考能力。

 

“我什么都记得”

 

小胜突然这样诉说到,却在那一刻点清了绿谷混沌的脑袋,他静静地盯着眼前男人的脸庞,似乎和自己印象中的稚嫩脸庞重合在了一起,熟悉到让人想要哭泣

 

原来你还记得么

 

“所以你丫的别想给我逃”

 

小胜低着头对绿谷咆哮着,但是不知为何此刻的绿谷却一点也不害怕,反而更想哭泣呢

 

“我不会逃的”

 

绿谷就这样静静的望着自己失而复得的宝物

 

 

 

 

 

【作者的话】

你们永远想不到,这篇结局我写了多久

整整一天,写了5000多字,从中午到半夜

啊~~~~感到绝望,终于完结可以去码黑道

然后告诉你们一个坏消息,我的逆向有可能要停更一阵子重新码大纲,有可能要推翻重来

 


评论 ( 16 )
热度 ( 92 )

© 神烦鱼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