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烦鱼子君

热爱柏拉图式爱情,不产肉,基本文清水攻受无差

私人lof 基本想产啥就产啥

轰出 ← 攻受可换cp不可拆

【MHA/胜出】四岁那年让我感到陌生的你②

·前文【不看前文也可以往下读系列】

·四岁咔×20岁久

·脑洞产物,内含ooc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就往下看吧w

 

 

7月31日,是小胜变成四岁的第一天

 

“小久快起床!”

 

小胜一边叫喊着,一边拿他的小肉拳敲打着睡懒觉的绿谷

 

而绿谷少年就这样迎来做奶爸的第一天

 

但是好像当奶爸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小久,怎么没有我的牙刷?!”

 

“小久,怎么没有我的勺子!”

 

“笨蛋小久!!!!!”

 

手忙脚乱的绿谷就这样被暴躁的小胜赶出了家门

 

手里还攥着刚刚抄下来的购物清单

 

绿谷就这样一边揉着自己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一边打着哈气走向了附近的超市

 

脸上还带着一股子的无奈与委屈

 

但是当他领着大包小包从超市回来的时候

 

发现嘴里带着鲜血的小胜瘫倒在沙发上,似乎受了重伤的样子

 

绿谷赶紧扔下塑料袋跑到小胜旁边

 

却发现小胜睁着眼盯着自己,愤怒地挥舞着自己的小肉拳想将自己驱逐出去,但是打到身上的力道小的让他感受不到任何疼痛。

 

事后才发现原来小胜为了吃那柜子里的面包,然后搬了一个小凳子打算踩着上去拿

 

结果一不小心掉了下来,磕破了一颗小乳牙

 

直到现在口腔还肿肿的,看起来特别像刚出炉的肉包子

 

其实绿谷是真的很想笑的,真的很想

 

但是每次都被小胜那锐利的眼神吓得咳嗽两声

 

总之第一天的生活总算是在那喧闹中渡过了

 

到了晚上上床时间,小胜似乎还是不太愿意理睬小久,转过身子拿屁屁对着他。但是从那难受的呜咽声中,能听出他睡得并不是那么舒服。

 

绿谷看着这个闹脾气的小家伙,不知为何心情却如此平静

 

他笑着将那个不安稳的小家伙搂到怀里,将其肿胀的脸庞向上靠着,防止因为压迫伤口而导致病情严重。

 

慢慢地他的呼吸声变得缓慢了许多,似乎已经进入了安逸的梦境

 

绿谷笑着抚摸他有些毛糙的头发,眼神中带着难以形容的温柔,似乎在看着自己最为珍贵的宝物。

 

这样的日子将会持续多久呢?

 

他心中的那份不舍与期待伴随着窗外的虫鸣声,留存于那夜的寂静中

 

 

 

 

8月1日,是小胜变成4岁的第二天

 

然而这一天的早晨并未听见任何动静

 

绿谷本以为身边的小家伙是因为昨日的伤痛而陷入深度的睡眠

 

而然一切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那火热的温度从身边传来,让绿谷本来混沌的脑袋瞬间清醒了

 

他焦急地摸着小胜的额头,那滚烫的温度让他明白事件开始变得严重了起来

 

[如果在让这个温度烧下去,有可能小胜现在的身体会吃不消,一定得去医院]

 

随着短时间的思索后,绿谷开始打算爬下床,做起去往医院的准备。

 

但是此时小胜却张开了双眼,他固执地拽着绿谷的衣角,哑着嗓子轻声呼唤道

 

“我不要去”

 

不知为何心口在那一刻燃起了无名之火,从以前开始这个人就这样,这样的无理取闹

 

“为什么不去!”

 

这是绿谷第一次对小胜发火,那徒然提高的嗓音似乎在埋怨这个高傲的男人,到了现在这一步还想逞强

 

“我行的”

 

小胜半睁着双眼,那攥得越来越紧地手似乎在对他诉说着自己内心的执着

 

绿谷认真地看着他,从那小小的身影中似乎看到了时间的另一端,那个帅气的少年那傲气当头的身影。

 

然而这一次真的,再让我任性一会儿

 

我真的害怕,害怕失去你

 

绿谷忍受着那小家伙对他的撕咬与反抗,抱着他就向医院全力赶去。

 

路途之中似乎忘记了一切事情,大脑混沌得只剩下那慌张的心情督促着自己的前行

 

后来医生告诉他只是普通的发热而已,挂一瓶盐水就行。

 

但是绿谷看着小胜那皱紧的脸庞,总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他安静的坐在医院的靠座上,身边是正在接受治疗的小胜,他的额头上插着针管,似乎只要动一下那锋利的管子就会从额头破出。

 

绿谷就这样一直地看着小小的他,不敢有一点分神,就怕在那数秒之间就发生了什么意外。

 

[这真的是简单的发热么?]

 

绿谷不禁疑惑了起来,即使昨天受了伤,也不可能从体外伤转变成发热,再说小胜从小就是一个体制很强的家伙,基本都没有过发热这种毛病。

 

那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在他身上留存着得,敌人的个性

 

想到这里,绿谷的额头上开始沁出了汗滴,双手不受控制地开始颤抖着

 

敌人的个性就单单返老还童而已么,那为什么到现在已经24小时以后,他还没有变回去

 

还是返老还童只是他个性的一个特点而已,其实还有别的副作用么…….

 

绿谷似乎想起了什么,拿起手机给相泽老师打去了电话

 

“老师,请问一下之前我们追击的敌人个性到底是什么?”

 

“其实我们目前也不是特别清楚,唯一知道的是受到他的个性的英雄都变小了,但是恢复的时间并不是那么固定,快的有5,6小时,慢却有3到4天”’

 

“那他们恢复的时候有发热这种情况么”

 

“好想是有的,之前听过这类型的事情,但是具体我是不太清楚了”

 

“谢谢老师,我明白了”

 

不知为何身体如此的无力,似乎体内有什么被抽出了一般

 

这个小胜就要走了么,

 

看着他皱起的面容,似乎放他回去才是更好的选择吧

 

以这样的身型存在于这个世界,是他的自尊不能接受的方向啊

 

比起如此痛苦,回去才是真正的适合他的选择么

 

但是为何我会如此焦躁不安

 

绿谷瘫躺在座椅上,大脑已经被各种繁杂的想法所占据了,快要失去了正常的思考能力

 

但是他明白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牵着小胜那小小的手,看护着他直到一切都结束为止

 

钟表不断地运转着,不知何时已经转到了12点整,已经离出来有3个小时了。

 

而小胜的点滴似乎也要结束了,绿谷起身打算呼唤护士帮忙拔出针头

 

就在放开那双小手之时,绿谷的耳边传来了那熟悉的声音

 

“小久”

 

“别走”

 

那是孩子软糯的呼唤,带着对着人深深的依恋

 

不知为何本来在脑中所有的想法都停止了,似乎在那一刻,只想给予那个男人现在最需要的东西。

 

“不会走的”

 

绿谷笑着走了回去,牵住了那个小小的手掌,轻轻地似乎在守护着什么易碎的珍品。

 

而小胜似乎随着掌心温柔的回归,又再一起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沉睡

 

绿谷悄声地摇手臂叫来了护士,把小胜额头上的针管缓缓拔了出来。

 

他摸摸了小胜的额头,发现热度已经退了,然而他的体型也还是那小小的模样

 

是我自己想多了么?

 

绿谷叹了一口气,但是内心早就没有当初如此纠结了

 

或许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只要能在着短短的时间里守护着他就行了

 

因为他已经得到了他最想要的东西了

 

“小久,这是在哪”

 

怀里的小胜慢慢转醒着,眯着眼,似乎还没有睡醒的样子

 

“回家的路上”

 

绿谷轻声对他说着,语气似水一般温和

 

“我要吃辣”

 

“好我们等会儿去吃辣”

 

这个小家伙说完了自己的需求后,就在绿谷的怀中挪了个位置,又继续开始他的休眠

 

可爱的让人爱不释手

 

绿谷望着那小包子脸,脸上带着那止不住的笑容

 

这样就够了

 

够了

 

 

 

 

 

 

【作者的话】

其实我想一次性写完7天的

结果发现做不到啊啊啊啊啊啊

简直要死了

后面都是小短片了,这篇这么长也是讲述绿谷心境与小胜心境的变化

 

评论 ( 10 )
热度 ( 86 )

© 神烦鱼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