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烦鱼子君

热爱柏拉图式爱情,不产肉,基本文清水攻受无差

私人lof 基本想产啥就产啥

轰出 ← 攻受可换cp不可拆

【MHA/胜出】逆向⑤

·前文       

·黑久设定

·内含ooc

·bgm:欲望に満ちた青年団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往下看吧w

 

 

 

 

“好戏开演了”

 

随着死柄木的一声轻喊,一阵轻风瞬间在身旁划过,那个高大的身影站在他的后方,面色严肃着,手里抱着刚危机的学生们。

“大家快走,相泽老师已经失去意识,他就交给你们了”

 

学生们认真地点了点头,毫不犹豫地向身后奔去,将自己的背后完全交给了这个男人,似乎对于他们来说,欧尔麦特的话就是不可违背的真理。

 

在那刹那之间,欧尔麦特又再一次弹跳起步,在那一秒之内,从后抱住怪物,弯腰将这个脑无重重地嵌入地中让他无法动弹。

 

但是似乎现实没有那么简单

 

突然一双尖锐的双手从他身下的黑洞窜出,瞬间刺入他的腰部,通红的鲜血从伤口中慢慢地溢出,欧尔麦特微喘着,似乎那简单的一道伤口,让他感到了无比的疼痛。

 

死柄木眼神微动,在那瞬间抓出此等空隙向这个受伤的男人伸出双手,似乎想靠自己的个性将他粉碎。

 

“滚开杂鱼!”

 

在这个千钧一发之际,爆豪从那侧面的建筑冲了出来,带着浓浓地火光,一拳打在死柄木的腰部,将他击飞了出去。

 

“你们这帮混账休想杀害和平的象征”

 

轰总站立在战场之上,脚下蔓延出去的寒气,瞬间冰封住脑无的动作。他带着威胁的眼神,盯着那个试图袭击欧尔麦特的男人。而欧尔麦特也顺利从脑无的掌控下脱逃出来,冲到了两位同学的面前,防止这些可恶的敌人将他们伤到。

 

“可恶的小鬼们啊,我可没允许你们存在着战场上”

 

突然漆黑的雾在他们之中形成了一个洞口,死柄木从黑洞之中瞬间窜出,试图伸出双手触碰着两个危险的小鬼,而在那一瞬之间,他们似乎感受到了危险向外跳起,躲避了这一击致命打击,但是从他们脸庞上的流下的冷汗看出,他们躲避得并不轻松。

 

就在轰君和爆豪都被牵制的时候,脑无身上的寒冰慢慢的脱落着,他不断地转动着自己呆滞地瞳孔,终于锁定了那个高大的男人,在那一刻瞬间跳起向他奔去。

 

欧尔麦特瞬间用自己的手臂档下这致命一击,在那肉体与肉体的撞击之中,力量的冲击波及到了这片土地,似乎整个世界都在震动一般。

 

“….一点也不知道手下留情….”

 

在一瞬间,欧尔麦特向脑无的方向跳起,开始与他长达数10秒的肉搏之战,就在那拳拳向击之时,力量的冲击让这一侧的人们无法动弹,只能观望着那个高大的男人孤身奋战。慢慢地欧尔麦特的击打速度越来越快,似如残影般的拳风慢慢地增多,直至最后,欧尔麦特举起自己的双手,喊出那响彻云霄的一句

 

“P L U S , U L T R A !!!!”

 

时间似如停止一般,那最后一击的拳头缓慢地击入脑无的身体中,却在那一瞬间快速地向空中飞去,化成一道美丽的抛物线,欧尔麦特微笑着迎接自己的胜利,却也在无人看到之处用手盖住那让他感到痛苦的腰部。

 

当大家发现欧尔麦特胜利以后,场地里传来那震天地的欢呼声,他们兴奋地望着那个男人的背影,似乎身边的危险都变成泡沫一般弱小,但是似乎有什么在那瞬间突然降临了。

 

一颗冒着火焰的子弹从某个建筑中窜出,在欧尔麦特还没来得及伸出手臂之时,瞬间扎入他的腰部,一阵鲜血从那弹孔中喷出,在那一阵沉寂中,他瞬间跪到在地,用手掩着那个伤口,原本面带笑容的脸庞皱在一起,似乎受到了那巨大的伤痛。

 

从那建筑背后露出了一个苍白的面孔,嘴角微带着鲜血,一步一步向死柄木的方向走去。

 

在那10分钟之前,原本站在死柄木身边的绿谷,慢慢地向建筑旁边艰难前进着,终于在到达了那建筑后面之时,叹了口气坐下了身子,颤抖地举起自己的双手,眼神中带着一种莫名的纠结。

 

“绿谷出久,你明明已经决定好了啊”

 

那个少年在那瞬间握紧住双手,却又想到什么般缓缓地放下。将自己靠在那冰冷的墙壁上,闭上双眼,呼吸声被放慢着,似乎整个人消失在世界之中。在那几秒以后,他瞬间张开了双眼,而眼神中只剩下那冷漠与空洞,快速抓起腰间的那支手枪,用耳静静地听着外面发生的一切,在欧尔麦特最可能放松的那一刻,迅速转过身来,握住枪柄,射出那唯一一颗特殊弹。

 

而一切都和你们看到的那样发生了

 

“完成得不错”

 

死柄木难得对这个不顺眼的小鬼露出赞许的微笑,但是似乎绿谷已经脱力到,连回应的微笑也做不到了。

 

“废久!你到底在干什么!”

 

在那寂静的空间里,那个受伤的男孩,带着不可以思议地眼神望着那个失踪多月的青梅竹马,狰狞地面孔中除了那满腔的愤怒,似乎什么都没有了。

 

那个疲惫地男孩微眯着双眼,望着远处熟悉的身影,嘴角微微地上翘着,能看出他内心的怀念与欣喜之情。

 

 “小胜你果然加入了雄英,不愧是你”

 

这个身处敌方阵营的男孩,却依旧依然带着那温和的语气夸赞着自己最为憧憬的人,似乎什么都没有变过。

 

“你到底在想什么!废久!”

 

爆豪愤怒地向前冲刺着,即使手臂已经受了伤,却依然不顾一切地想要到达这个男孩所在的地方,想要知道在心口压抑的心情所指向的方向。

 

“对不起小胜”

“我变强了”

 

在那一刹那,那漆黑的枪管就这样指向高速行进的爆豪,那样轻松地,毫无犹豫地,被这个少年按下了扳机。

 

在那机械启动声响之后,那带着火焰的子弹,缓慢地进入了那个男孩的胸口,似乎什么从身体内破碎了一般,双手的火焰熄灭了,他从那空中缓缓地落下,彭的一声重重地落在了地上,那微眯的双眼紧紧地盯着绿谷那冰冷的脸庞,似乎想要把什么深深地刻印在脑海里。

 

“再见了小胜”

 

随着那轻声的呼唤,敌联盟的众人被黑雾包裹着,在那一瞬间离开了这个伤亡惨重的地方,在不久之后重伤痊愈的老师们在赶来的途中,遇到了那群面露绝望的学生们,他们背着奄奄一息的爆豪,欧尔麦特还有相泽老师,脸上带着还未干透泪痕

 

“老师,爆豪同学….似乎要不行了”

 

那带着哭腔的声音在那一刻深深地印在每一个人的心中,似乎世界就此停止了。

 

这一场战役,他们完败了

 

而另一边敌联盟的基地里,绿谷不停地呕出鲜血,似乎生命早已从那短短的一场战争中快消逝殆尽。

 

“你刚才差点破坏了计划”

 

绿谷愤怒地盯着那个面无表情的死柄木,似乎要从他的脸中得到些什么

 

“原本用了一次子弹就已经脱力的你,为了从我手里救出爆豪胜己,发射了第二发子弹,这样的人提出的计划,到底可信还是可疑?”

 

死柄木冷漠地看着快要晕厥的男孩,似乎想要看透这个男孩,却只能看到那毫无动摇的眼神

 

“相信我,在这个计划中,小胜他有着很重要的位置”

 

他认真地望着死柄木,似乎想要告诉他自己毫无保留的内心

 

“你要记住,你的命在我手里”

 

死柄木靠近着这个男孩苍白的脸庞,用那充实着血丝的双眼,狠狠地盯着绿谷,但是回应他的是毫无动摇的坚定眼神。

 

“我明白”

 

绿谷认真地回答着,看着那让人感到憋闷的眼神,死柄木不悦地转过头,向着基地深处走去,留下绿谷一个人坐在原地休息着。

 

“比起你的破计划,我更希望把爆豪胜己杀死”

 

远处的死柄木传来那有点闹脾气的声音,喘着气的绿谷笑着望着上方那灰暗的灯光,终于闭起了双眼,陷入了深深地沉睡。

 

似乎又回想起了那一刻,当小胜飞过来时,在身边的那个男人,缓慢伸出的那双手,还有那兴奋的神色,那一刻的慌张让我明白了,我应该做什么。

 

真的再见了,小胜。

 

 

 

 

 

【作者的话】

自己给自己埋的大坑,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写,就很尴尬

反正现在就是小胜不会死的

然后我先放一放逆向把我埋的坑都整理整理

写的真的脑瓜子疼

之后完结善与恶就去好好写几篇搞笑文休息休息

每次看文都对自己的渣渣文笔感到伤感

评论 ( 6 )
热度 ( 103 )

© 神烦鱼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