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烦鱼子君

热爱柏拉图式爱情,不产肉,基本文清水攻受无差

私人lof 基本想产啥就产啥

轰出 ← 攻受可换cp不可拆

【MHA/胜出胜】善与恶②

·前一章
·小胜天使×小久恶魔,设定是 @阿真真真真真 
·结局he,过程有虐
·内含ooc
如果以上都接受的话,就往下看吧w



 

     带着迷蒙的视线,我在那寂静的洞穴中,慢慢苏醒着。耳边慢慢传来了噼啪的火花声,我张开双眼,望着眼前温暖的火焰,内心不知为何如此的平静。

     在那火焰的那头,那个熟悉的身影背靠在湿滑的墙壁上,紧闭着双眼,似乎在整顿着疲惫地身躯。我稍微向前挪了挪,看到了他那泛红肿胀的翅膀,正随着他的呼吸声,微微地颤抖着,从他那皱起的眉头中,看的出来他睡得并不安稳。

     看来在我昏迷的时候,他的日子不是那么好过啊。

     我慢慢地向前挪动着,颤抖着双手向前举着,如此想触碰一下那块受伤的地方。

     明明如此美丽的翅膀,为什么要为我而受伤呢?

     我不明白

     有可能连他自己也不明白吧

     正当我的指尖触到那片纯白的羽毛之时,一阵疼痛感瞬间从手腕处传来,突然身体随着一阵力量的袭击而翻倒在地。

     “滚开!不要碰我!”那个天使压低着声音向我嘶吼着,但是能从那嘶哑的嗓音中听出,他的状态不是那么好。

     “你…受伤很严重”我艰难地从地上扶起身子,背后传来因旧伤复发而泛起的痛感,但是即使这样,我还是要告诉这个男人。

    “你需要治疗”我认真地望着眼前这个似乎在闹变扭的男人,告诉他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我不需要你来告诉我!滚开!”他似乎异常排斥着我的任何言语,似乎我的存在让他感受到了不自在感。

    “我去这个洞穴里找点药草”我没有搭理这个男人变扭的言语,拖着受伤的身体一点一点地向洞穴深处走去。

    “我跟你说!我不要你管!”那个天使嘶哑地大吼着,挣扎着试图挪动身体,却因自己那重伤的翅膀无法动弹。

     他如果再不接受治疗,估计那对翅膀会留下旧伤。

     步行在那黑暗的洞中的我,脑子里只剩下了这一个念头。

     我没有问为什么我们会在这个洞穴里

     为什么他会受伤

     在我没有醒来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明白他是不会告诉我的

     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短短的几段路

     我却会如此熟知这个男人

     在那黑暗的洞穴中,潮湿的空气带来了一股寒冷的触感,我摸着石壁上那湿滑的苔藓,小心地一步步前进着,尝试用自己灵敏的鼻子嗅出那最常见的草药。

     但是不知为何,明明昏暗的洞穴中,却有一处传来了独特的光芒,带着那似如太阳般的温和感。

     我疑惑着向着那片光亮处走去,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情形

     明明是洞穴深处,却生长着许多只有陆地上才能生存的草药,这些奇异的植物遍布在那片光亮所触及的区域,靠着从那光束中的能量,坚强地活了下来。

     其中我也看到了我所想找到的那几种,我缓慢地将它们从泥土中拔出,将它们小心地放入我的口袋之中。

      正当我打算回去的时候,那光源处的光芒不知为何,突然闪烁了起来,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对其做出回应着。

      因那突然生起好奇心,我慢慢地渡步到那所谓的光源之处,那是一座古老的石碑,上面的刻印似乎被潮气腐蚀得有些模糊不清,我轻轻地拂去上面粘稠的苔藓,看到了一些字体

       ×××神之墓 

       神的坟墓?为什么神的坟墓会存在天使与恶魔族恶战的土地上,在书本的记载,神未参与天使恶魔的战争

      我暗暗地思考着,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突然在那墓碑的反面同样刻着一些字体。

      我族族人请铭记

      神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

      在那黑白交织之时

      就会是真相大白之日

      这是什么意思?我族族人指的难道是我们么?

      不知为何冷汗缓缓地从背部冒出。

      如果说这个石碑说的正确的,那么我们两族的历史是怎么回事?

      天使和恶魔因种族各异产生纠纷,在此边境开始圣战,战争持续了将近10年,后来在神明的帮助下为两族筑起围墙,直接隔绝两族联系,防止因战争再此生灵涂炭。

      从此天使恶魔两族为向神明报恩,自愿成为他的使者,从下界收取信仰之力。
     
      如果按照石碑那么说,那场战争并不是因为两族纷争,

      而是因为神明的话。

      那么我们存在在这里,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呢?

      突然洞穴一阵波动,稀疏的石屑从上方落下,掉落在头顶上。

      一种莫名的危机感笼罩心口,我尽全力地向洞口返回着,终于在月光照耀之处,看到了那满脸献血的身影。

      “我明明布下了隐藏之术,你们怎么可能...”
      
      那个天使捂着腹部,带着最为凶恶的眼神,狠狠地盯着那个穷追不舍的天使。

      “那只是你认为的不可能,大魔法不一定不能破啊,只是费点功夫而已。”

     那个天使长带着嘲笑地眼神望着那个让他屡次失败的男人,似乎认为已经胜券在握。
  
     啊...或许我真的无法放下

    我慢慢地向前走着,将口袋中的草药交到那个男人手里,向他露出最为安定的微笑。
     
    “在我撑不住之前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就在转头的那一瞬间似乎感受到了这个男人灼热的眼神,还有嘴里隐隐约约地磨牙声。

    但是在下一个瞬间,那灼热而又痛苦的身体早就感应不到任何东西。

    那黑色的魔力化成一条条细线,在身体外一点点扩张着,缠绕着,化为一个巨大的茧将这巨大的洞穴笼罩这,而从那片黑暗破壳而出的是

     一个我不认识的自己

    “我不允许你,夺走他”

     


【作者的话】
     换了一个玛丽苏的写法?哈哈哈哈哈
     尝试新文笔中,努力找到感觉
     本来这篇是打算一次完结的
     但是比我想象中的还长
     反正明天更逆向www【之后更异界】
     
      

      

评论
热度 ( 24 )

© 神烦鱼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