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烦鱼子君

热爱柏拉图式爱情,不产肉,基本文清水攻受无差

私人lof 基本想产啥就产啥

轰出 ← 攻受可换cp不可拆

【MHA/胜出胜】善与恶①

·天使咔×恶魔久,主胜出但基本无特别攻受情节

·设定参考太太 @阿真真真真真 ,设定章在前面

·是一个中篇不知道能几章完结

·结局绝对HE,中间怎样我还不好说

·内含ooc

以上都能接受就往下看吧w

 



那轮红月亦如往日般倒挂在那片夜空中,勾勒出那令人颤栗的恶魔巢穴,似如被血色点燃般,那样的鲜红耀眼。

 

在恶魔城的中的一座城堡之内,一场只有两人的晚宴正在进行着,坐在主座的恶魔A优雅地食用着盘中鲜红的血肉,那泛着红光的小刀轻轻地刮过那鲜嫩的肉质,血色的瞳孔中透出了那别样的兴奋,而侧座的绿谷似乎反而对着三分熟的肉排没有一丝兴趣,尴尬地举着刀叉,不知如何下手。

 

“哥哥你不喜欢这份佳肴么?”恶魔A抬起头看着身侧那似乎有些纠结的青年,高傲的眼神中透露出了一丝鄙夷之情。

 

“啊啊啊不是,只是好久没吃那么豪华的餐点了,有点不适应”绿谷摇晃着着手臂,拼命地表示出自己的歉意,深绿色的瞳孔中带着一点不知所措。

 

“算了也不和你计较这些,这次请你来是来告诉你一个情报的”恶魔A缓缓地拿起自己的手帕,擦拭这嘴角的污渍,然后将其放在一边,认真地看着绿谷笑着说道,

 

“哥哥你不是最喜欢天使了么?这次有一个能让你见到天使的机会”

 

绿谷突然沉静下来,微微地低着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那你想要得到什么?”他抬起头认真地望向那个坐在主座的男人

 

“只需要你别回到恶魔城,别让你那肮脏的眼睛再被其他人看到就行”他笑着回答道,一字一句中透露出那深深厌恶之情。

 

绿谷默默地望着那个让他越来越感到陌生的男人,深深的叹了口气,慢慢地放下了自己的餐具,在那透亮的金属器具中望见了自己那深绿的瞳色,还有眼中深深地无力感。

 

[这双眼睛真的那么不堪么?只是因为混入其他种族的血液]

 

他默默地想着,却未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我会离开恶魔城的”

 

“但是你能确保我能见到天使的对吧?”

 

他抬起头望向那个男人,眼中莫名的闪烁了未知的希望。

 

“当然,我会完成我的承诺”

 

然而在另一边的城镇中,那皎洁的白色月光笼罩着整一片地域,美丽的大天使雕塑屹立在城镇中央,展现那属于天使城独有圣洁的美感。

但是在这样一个城镇中,却有着一个与普通天使完全不同的存在。

 

“就凭你们还想赢过我!”那丝丝血迹沾染在那展开的巨大翅膀上,在那月夜带来的光芒下,照映了那样一副嚣张的嘴脸和一群被他打倒在地的天使们。

 

他们拖着血迹斑斑的身体,不停地向远处攀爬着,那睁大的瞳孔中,透露出极度绝望的神情。

 

“你….是….恶魔”

 

那轻微的声音却如此清晰无比地传到了这个男人耳朵里,原本嚣张的笑脸突然慢慢开始消散,瞳孔中透露出了那亦如往常的怒火。

 

 “你说什么!你们再给我说一遍!”他走上前去,领起那些杂碎的头颅,盯着他们的眼睛想让他们说明白,却只能看到那失去神志的脸庞。

 

“啧”他无趣地甩掉了手上的东西,慢慢地迈出那条小巷。

 

他穿梭在那安静的街道上,脸庞上露出异常烦躁的神情。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就用恶魔来称呼自己,真是莫名的让人感到火大]

 

那憋闷在胸口愈演愈烈的愤怒,使他无法再像其他的天使一般有着美丽而又平和的脸庞,而那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庞,看起来似如恶魔一般恐惧,似乎从那一刻开始他就没有能在这个城镇安详生存的资格了。

 

“您想见见恶魔么?”突然从某个方向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爆豪瞬间转过头去,看见了那个被黑袍掩盖下的天使,微笑地向他诉说着。

 

“你谁啊?找茬的啊!”

 

“我是谁并不重要,最主要的是您的想法”

 

“您难道不想看看被那些天使所厌恶却又害怕的恶魔么?”

 

那苍老的身影带着那份完美的微笑,但是却让人莫名感到了阵阵寒意。

 

爆豪默默地盯着那双眼睛,似乎要从那浑浊的瞳孔中看出那个人的目的,但是除了那对天使深深的憎恶感,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的其他气息。

 

“好啊我到是要看看,他们老是提起的恶魔是怎样的”他愤愤地笑着,眼中充实着对那些天使的不满之意。

 

 “那么请跟随老夫前来”爆豪慢慢地踏足了那条通往边界线的道路,连他自己都不曾知晓在城镇的一角有那么一个密道,在那漆黑的洞穴中除了老者手持的那盏散发着圣光的灯,就没有其他任何光源,似乎一切都被黑暗所掩盖了踪迹一般,连声音都无法传递到耳朵里,直到了洞口出现了那淡淡的月光,爆豪顺着光芒慢慢地攀爬向上,终于看到了所谓的地面,但是这与城内完全不同的是,到处散落了那森森白骨,似如乱葬之地,充满了死灵的气息。

 

“老夫就送您到这里了,接下来你只要等待片刻”

 

“那我该如何回去?”爆豪带着疑问的语气看着洞穴里的那个苍老的天使,眼中带着莫名尖锐的神色。

 

“你只要呼唤老夫即可,老夫便会到来”

 

“那么老夫先行告退”那个苍老的身影对着他慢慢地鞠了一躬,然后渐渐地消失在那片黑暗之中,原本地上的大洞也慢慢地被黄土所掩盖了。

 

[土系隐藏之术,属大魔法系,这老人家还不简单]爆豪默默地思考着,敏感的神经似乎感受到了一股不对的气息。

 

然而在地底下的老者默默地发出了一阵阵沉闷的笑声,似如完成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在他那破损的衣角处,飘落出了那一根黑色的羽毛,随着那黑暗的降临,永远的留存在这个本不该出现的密道里。

 

然而此时踏足在边境上的爆豪正被那奇异的景象所震撼着,被黄沙覆盖的白骨,天空上那奇异的红白色月亮,还有两座高耸入云的城墙,而城墙的对面似乎就是天使恶魔两族的城镇,这道边境似乎就是几百年那场可怕的战争所遗留下的痕迹。

 

 “真是无聊的地方”爆豪认真地望向那片土地,语气带着一股浓浓的淡漠感,似乎在嘲笑着那段无可救药的历史。

 

然而在此刻突然脚下有什么东西突然窜出,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倒下。

 

[这个可恶的翅膀]

 

在那一瞬间爆豪那样想着,无法动弹地翅膀成为了他最大的麻烦之一,不得不用双手弹出的圣光弹来保持平衡。

 

突然从土中露出了两个黑色的似乎是羊角的玩意,还有一团毛茸茸的深绿色毛发,爆豪百思不得其解地蹲在地面上,用手戳着这个不知名的玩意,但是就在那一瞬间,那个黑色羊角向上窜动着,随着泥沙的散去,露出了一个少年的脑袋,那白皙的面容上带着那两块秀气的小雀斑。

 

他扭动着脑袋似乎想要从泥土中出来,但是不管他怎么努力都丝毫没有波动,突然他似乎看到了身旁蹲着的爆豪,一脸惊喜得似乎说不出话来。

 

“你,你,你是天使!”他似乎忘记了要从泥土里出来一般,激动地嘴唇发抖,说话也似乎不太利索了。

 

然而一边的爆豪反而没有那么开心。

 

“你就是恶魔?!”他张大着嘴巴,望着那个看起和天使城内的小白脸没有半点区别的恶魔,一脸不可置信,似乎被什么东西深深地打击到了

 “对啊我是恶魔,我叫绿谷出久你呢?”他微笑着,脸上带着莫名温和的气息。

 

“你他妈给我回去吧你!”爆豪一脸愤怒地咆哮着,用尽全身力量想让这个在羞辱自己恶魔消失。

 

“啊!别按了,我的头,头,咳咳”绿谷似乎被这坚硬的土层卡住了脑袋,随着脑袋上方的压力越来越重,整个人被闷的差点喘不上气来。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强大的魔力,散发出了那浓重地压力感让人无法动弹,在那黑暗的天空上方突然破开了一道裂缝,散射出那神圣的金色圣光,一个人形的物种踏空站立着,带着让人想要跪拜臣服的力量。

 

“本天神今日发现有两只蝼蚁试图违反天规,尝试以异族之身,相互交识,命令天下众生,剿灭此等叛神者,成功者必当给予厚礼”

 

“相互交识?我和这个垃圾没有半点关系!”爆豪生气得向天空中的那个自称为神的人咆哮着,似乎完全不想和这个恶魔留有半点关系。

 

突然有什么东西破空而来,在那一瞬间危机感压上心头,爆豪瞬间转过头,向下发出一道圣光球,快速向上跳起,一道羽刃就在那瞬间刺入了绿谷脸旁的土地上,他僵硬的看着前方,额头上方不知为何冒出了徐徐冷汗。

 

“不愧是被称为是恶魔之子的天使,到时有几分厉害”远处高墙之上一个带着六翅的天使,拿着只有天使长才能拥有的神圣长枪,缓缓地降临在着黄土之上。

 

“这次要不是先派了我出来,估计其他天使也是那你没有办法的”他微笑着看向远方已经警备起来的男人,瞬间无数羽刃向着那个男人席卷而来,每一刃都含有最为精粹的魔力,能将人一击致命。

 

爆豪不断的靠着自己的翅膀阻挡着那如此密集的羽刃,尝试使用那圣光弹远离战场。

 

“想逃?”天使长瞬间展翅想要拉近和这个叛神者的距离,防止他瞬间逃离。

 

但是却在那一瞬间,那个男人停下步伐,将双手的圣光弹深深地砸向地面,瞬间四周的空气被那黄沙粉末所掩盖,看不清任何东西。

 

“可恶中招了”天使长一边捂住口鼻,一边尝试用自己的羽翼闪走那饶人厌的灰尘。

 

   但是在那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靠近了他的背后,一个模糊的身影隐藏在那黄沙之后,手上的圣光弹正打算打入天使长的背后。

 

“可惜你太小看我了”天使长突然反手握住那神圣长枪瞬间刺入那个男人的胸腔,他似乎都能看到身后那个男人难以置信的眼神。

 

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黑光打在那即将刺入的长枪上,硬生生地使其偏移了方向,在爆豪的身体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划痕。

 

“什么人?”天使长恼怒地询问着,却还不来得及看清之时,一道身影破风而来,抓住了那个受了轻伤的男人,拍打着自己黑色的翅膀,瞬间远离了战场向远处行进。

 

“可恶!忘记了这里还有一个恶魔族的人”天使长瞬间展翅追随着那个恶魔的身影,眼神中带着深深的恼怒之情。

 

然而现在在那绿谷怀中的爆豪一脸蒙蔽看着本来受重伤的自己突然被一个不知名的东西送上天空,心中那点自尊心似乎从刚刚遇见那个小白脸恶魔开始就开始一点点崩坏了。


“狗屁东西谁让你救了!快放老子下来!”他愤怒地挣扎着,特别想从这个不知是谁的怀里脱出,甚至开始放出自己的魔力攻击这个所谓的救助者。

 

“别放魔法,我这个形态支撑不了很久”一个虚弱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边,语气中带着那痛苦的喘息声。

 

“你应该不能飞行吧,从刚才的战斗中看出来你从来不用翅膀飞行,那么就让我带你一程吧,后面那个危险的天使长还在追着呢,你现在一个人也跑不了多远对吧”这个脸色苍白的男人努力地微笑着面对怀中这个危险的男人,似乎想让他感到自己的诚意。

 

“切”他似乎满心的不爽着,但是并没有再做什么过激行为,似乎明白了现在这个情形的危机,但是眼神中还是传递出了那深深地不甘。

 

在那漫长的飞行中,绿谷一直用着自己的下巴抵着爆豪的头部,防止那强烈的风将怀里这个微伤的男人伤害到,对此爆豪一直用呲牙声来表达对于此等关心的不满。

 

突然在某一个时刻绿谷开始全身抽搐,表情扭曲地让人心疼。

 

“对不起,我好想….撑不住了”那个疲劳过度的男人哑着嗓子向地面下降着,但是却在半空中将翅膀瞬间缩回了那只有半米的状态,在那急速下降的过程中,耳边喧嚣地传来那阵阵风声,意识模糊的男人看着那美丽的天空,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损落。

 

[啊,我估计要死了吧]他这样想着。

 

但是不知为何身上突然感到了一阵温暖感,耳边似乎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

 

“白痴,有我在你死不了”

 

 

 

 

【作者的话】

其实为什么出久是从泥土里钻出来的呢?因为他哥哥想搞事情没有实施完全的法术,所以必须出久钻出去【科普一下】

这一篇我真的修修改改了一整天,篇幅真的是有史以来最长的一篇,都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得下去

这篇本来是胜出的!后来莫名有点出胜哈哈哈哈然后就变成胜出胜了,本来我就喜欢那种没有攻受之分的感觉,只想写出这两人虽然争吵但是却在某些时候是最信任对方的感觉【然而最后一句只是私心】

还有!!本来我的大纲不是这样的!!!虽然大致剧情差不多但是感觉大纲早就崩了,原本的设定章也崩了我有可能到时候回去改改

总之我觉得我是发了糖的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 ( 70 )

© 神烦鱼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