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烦鱼子君

热爱柏拉图式爱情,不产肉,基本文清水攻受无差

私人lof 基本想产啥就产啥

轰出 ← 攻受可换cp不可拆

【MHA/微轰出胜】逆向③【正剧向】

    ·黑久设定

    ·这章也无cp

    · 微量OOC

    能接受的话就往下翻吧w

 

 

    在那阴暗潮湿的环境中,那个昏迷的男孩躺在那张纯白的手术床上,凄冷的光芒打在他的身上,映出他有些惨白的面容,似乎被极大的痛苦洗礼了一般。


    突然身旁的门吱嘎一声被打开了,死柄木慢慢地从门那头走了进来,向躺在床上的绿发男人致以最“善意”的微笑。


“绿谷出久,你该醒来了吧”


    躺在床上的男孩缓缓地张开了双眼,他呆滞地看向那片空旷的天花板,眼睛似乎被迷雾所掩盖了所有光彩,显示出了那片深深的迷茫感。


“你们往我身上放了什么?”那个男孩淡淡地诉说着,似乎失去原本拥有的一切情感。


“哈哈哈,被你发现了”死柄木站在旁边低着头偷偷地笑着,似乎看到了最为有趣的事情。


“我觉得你会喜欢我赐予你的礼物的,绿谷出久”


“你的体内被我们灌输了一种药物,能激发你的个性的药物,只要你每天注射这种药物你就持续用你的个性,是不是很棒”


“但是只要你一失去了这种药物,代价就不单单是失去你的个性了”


“你可是会爆炸的”


“像烟花一样粉身碎骨”


    死柄木将自己的脸贴近了那个男人的脸庞,露出了最为愉悦的笑容,似乎想从这个男人的双眼中,得到那名为害怕的东西。


    但是在那片深邃的绿色之中,他看不到任何情绪,开心,恐慌,悲伤,什么都没有,似乎像是被杀死了一般。


    的确,那个以后被称为第一英雄的绿谷出久,已经在这个时代被自己杀死了。


    突然被自己这个想法愉悦到了的死柄木,开心地踱着步子离开了这个房间,在临走之前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般转过头,带着笑意的声音对绿谷诉说着。


“恭喜你来到敌联盟”


   他那狂放的笑声随着那清脆的踱步声慢慢地远去了。


   躺在手术台上的绿谷缓缓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在裸露的臂膀上慢慢地蔓延出一颗颗美丽的火种,在他的身侧不断地飞舞着,那纯粹的色泽带着无害的温度,似乎只是为温暖什么而存在的,火种慢慢的停在空中,绿谷缓缓地伸出了双手触碰着,微笑着感受着火种停留在手心的温度,在那一瞬间,绿谷似乎决定了什么,在那片火焰中映出了他坚定的双眼。


“绿谷出久,你已经决定好了么”他的声音回荡在这个封闭的房间,带着一种倔强还有悲伤,似乎从那一刻开始就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了。

 

【1个月后】


    喧嚣的街道混杂着各式各样的人们,他们日复一日地步行在那条街道上,被拥挤的人群掩盖住了自身的踪迹,就如同那个男人一般。


    他穿着最为普通的黑色的外套,背着最为平常的背包,用兜帽将自己的脸庞隐藏在阴影之中,似乎是那片人群中最默默无名的一角,突然他脱离了人群,穿过了一条小巷,慢慢地走上一处废弃的楼层,打开了天台的门,春日的冷风瞬间划过他的脸庞,将他的兜帽吹落在背后,露出了那张稚嫩的脸庞。


“好冷啊”绿谷不停地搓着自己的双手,一边发着哆嗦,一边走向了天台的栏杆旁。春日的冷空气将他的脸庞吹得通红,微长的头发盖过了他一边的眼睛,他默默地从口袋里拿出了夹子将自己的头发夹在了两旁。


“这个头发真的是有点麻烦,但是为了隐藏身份又得留着,哎难以抉择”绿谷摸着自己好久没有修剪的头发,默默地叹了口气。


    他慢慢地脱下自己的外套,在那有微带肌肉的手臂上,出现了无数个红点一样的疤痕,腰上绑着装有双枪的腰带,他默默地从背包里翻出一瓶药剂,毫无犹豫地扎进自己的手臂里,随着粉色药剂在瓶子里越来越少,他的手臂上慢慢地泛出一丝丝闪亮的火星。


    之后他又从背包里翻出了一副普通护目镜,将其戴在头上。


    突然那原本毫无变化的护目镜突然闪烁了一丝丝蓝色的光线,在镜面不断地游走转动着,绿谷从口袋里抽出两把已经装好弹的手枪,凝视着远处那个乔装地神射手,眼神中充满了难以想象的冷静。


    彭的一声,两发带着火焰子弹在那一瞬间出鞘了。


    在那似乎静止的瞬间,神枪手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危险的气息突然在那一瞬间压在了他的身上,他用尽一切速度朝左躲闪着,一发子弹被其完美的躲掉,在混凝土的地上打出一块弹坑,另一发险险的从脸庞擦过,留下一道浅浅的红痕。


    他凝重的向远处望去,似乎想要知道袭击者的方位,但是他并不能看到任何身影,但是他明白这并不是一次简单的袭击,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这种猜测如同一块巨石压在他的心口久久不能离去。


    远处的绿谷迅速地将枪塞回了口袋,远离了栏杆,一下子将背包领了起来,将眼睛上的护目镜摘下塞入背包中,快步离开了天台。


    他慢慢地走下楼梯,掏出口袋中的电话,拨打了那个熟悉的电话。


“任务完成了,虽然子弹没有完全进入神射手的身体里,但是擦伤了他的脸,应该进入了一些体液,这就足够”


    绿久默默地挂断了电话,离开了那个废弃的楼道,看着远处泛黄的天际,莫名的感受到了一种物是人非的感受。


 “神射手不亏是知名的职业英雄,果然我还是不够强啊”


    绿谷看着自己粗糙而又起茧的双手,慢慢地将其握紧,似乎想握住自己的命运。

 

 

【作者的话】

    这章写的我心里压抑啊,全程紧张+双手发抖


    然后大家肯定会疑惑绿谷的个性到底是啥反正是有火的【是从父亲大人那里传下来的】,本来打算这章下面给大家介绍介绍的,后来想想还是打算在重要战役的时候给大家明说好了


    然后我觉得我真的不是亲妈不是deku亲妈QWQ

 

 

 

    

 

 

 

 

 

    

     

 

    

     

      


评论 ( 4 )
热度 ( 78 )

© 神烦鱼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